书城玄幻隋唐里的英雄

第48章 秘密名单

几个家族大佬一齐望了过来,李剑成更觉压力山大。那样的大杀戮,李剑成即使在游戏中也没玩过。

窦轨看着李剑成的紧张冒汗,拍了拍他的肩安慰道:“大郎,你不用害怕什么,到时候你不用亲自出手都行,你只要说服紫云仙子下诏,到时再率禁卫军包围两仪殿就行。”

李剑成默默运起了烈焰斩的攻诀,驱散了身上的一些冷汗,但抬头一看到二舅的目光,又感觉森森的寒冷,只想离他远一点。

窦抗这时发话道:“士则,你的这个提议是否鲁莽了一点,即使骗得那几家人来两仪殿,再用禁卫军包围,我们就真有那实力将他们全部诛杀,若漏走一两个,后果不堪设想。”

窦轨轻哼了一声道:“那几家人大哥也别看的过高了。我估计只有裴矩的实力需要顾忌些,其余的都不足为虑。到时我请两个人来对付裴矩,再加上我们李、窦两家的高手,包管有八成把握可一网打尽。这样一举解决问题,岂不比放虎归山再来长久混战的好?”

李神符也有些心动了,看向李渊道:“二兄,或许我们也可一试。”

李渊望向李神通,李神通也点了点头。

“大郎,我还是想听听你的意见?”李渊又向李建成看了过来,眉目神情依然不动声色。

李剑成默运起北斗剑诀的攻诀,一片清凉温和的蓝色星光在识海中萦绕,一下将紧张的情绪抚慰了不少。

“爹,大伯,三叔、大舅,二舅,我还是不赞成那样的阴谋杀戮,那样杀之无名,我觉得无法给天下士族百姓一个交待,我宁可在战场上光明正大地打败他们。”李剑成终于大胆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真实想法。

听了李剑成的回答,李神通和李神符默然无表情,窦轨很是不屑地撇了撇胡须,窦抗则看着李剑成点了点头,目光中露出了一些赞许。

李渊沉默一会,也终于欣慰地点了点头,赞许道:“大郎,爹支持你的看法。天下之事非一朝一夕之事,欲速则不达。欲取天下,先占道义。你说得对,那样的阴杀的确杀之无名。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谋不同,谋不同则事不成。若吾道背离天下人之心,天下又谁人与吾同谋?”

窦轨气得掀胡子冷哼两声:“酸!腐!优柔寡断!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们去和天下人同谋吧,不要再来拉我,我睡觉去了!”

说着窦轨就要拂袖离去,却被窦抗轻喝了一声:“士则,不要意气用事,给我坐下来!”

说也奇怪,窦轨一身杀气腾腾,天王老子都不怕的人,面对他儒雅温和的兄长窦抗,却像老虎被拔毛而不敢有什么反抗。在窦抗一声呵斥下,窦轨也老实地坐了下来。

李渊也抚慰了窦轨两句,然后五个大佬一起合作,由李渊执笔,其余四人参议斟酌,开始拟定一份皇宫、朝廷、京城、以及关畿要害之郡的人事调动布局名单。

……

两个时辰后,一份包含好几百人的调动名单终于拟定好,李渊将名单卷起,封在蜡丸中,郑重地交给了李剑成。

稍稍扫了那名单几眼,李剑成感觉这份名单要是由自己和紫云仙子、令狐紫玉来弄,恐怕三天三夜都哭不出来。

这份好几百人的调动名单,不知包含了多少对朝中形势、人物的了解,包含了多少对各大家族势力分布的明了洞识。其中的政治、军事、地理人缘诸多的洞察识度,恐怕自己三年都学不会。

这份名单借重新调精兵出征高丽之名,基本上将杨、元、宇文、裴四大家以及依附他们的各家势力调出了长安城和关中,而李家、窦家的人着填补了诸多重要空缺,太原王家的人也提升了一些。独孤家和博陵崔家的势力则保留了一半,调出了一半,还有其余萧家、陆家、司马、慕容等世家的力量也做了一些调动。当然李家和窦家的力量也调出了一些到关外。

“大郎,趁皇权这个神器现在还在我们的掌握中,还没有被人怀疑,调动要雷厉风行的快,最好在三天之内完成。”李渊将封好的名单交给李剑成后,又郑重告诫道。

“爹,我知道了,你们放心吧。”李剑成将名单收好,恭敬而答,转身就要离家去皇宫。

李渊又叫住了李剑成:“等等,大郎,紫云仙子这样助我们李家得天下,真的没提什么条件吗?”

李剑成答道:“她只是说政变成功后,要答应为她做两件事,但到底是什么事,她说现在时机还未成熟不必说。”

李渊又道:“好,大郎你就转告仙子,若我李家得天下,定不会负她。”

……

李剑成带着秘密名单又潜入回了皇宫中,快到两仪殿时才忽然想起忘记向老爹要回赤霄剑,也不管那么多了,现在按名单进行人事布局调动才是最重要的事,想必仙子也不会轻重不分吧。

“赤霄剑呢?”一见面,紫云仙子还是直接问了这个问题。

“忘记拿回了,我身上还有一件比赤霄剑更重要的东西。”李剑成答。

“什么忘记拿回了,一定是你拿神兵去孝敬你老爹了吧,你也真是个孝子啊!”紫云仙子不满地哼了一声。

见李剑成默然不答,紫云仙子又哼了一声道:“好吧,赤霄剑我也不要了,不过那银蛟珠可归我了,再没你的份!”

“这个没问题!银蛟珠我决不再要”李剑成果断答。虽然知道那魔蛟的银蛟珠也是难得的天材地宝,既可既可炼化吸收来增强气能,也可炼化来为兵器装备增强许多灵力,但自己有了英雄剑这样的神兵,什么灵石灵玉灵珠都用不着了。

令狐紫玉却嘟了嘟嘴道:“不公平啊,你们一个得了赤霄剑,一个得了银蛟珠,可为什么我什么都没有?虽然人家没有直接打怪,但也参与了任务的啊!”

李剑成看了一眼紫云仙子腰间挂的那个五彩香囊,知道那香囊里面装的可不是什么香料,而是类似于乾坤袋之类的空间储物袋,里面可能装有许多宝贝,于是也帮令狐紫玉求道:“这次任务的初步完成,我师妹也是立了不少功劳的,仙子的宝贝那么多,不如随便奖赏她一两件,也给她一点鼓励吧。”

紫云仙子白了一眼道:“去!你当我是开当铺的吗?”

令狐紫玉却一下抱着紫云仙子的大腿缠了过来:“仙子姐姐,你就打发给人家一两件吧,我坚决不贪心的,只有两件就够了。我以后也一定会更勤快地服侍仙子陛下的,为仙子陛下天天叠被铺床,宽衣侍寝都行的!”

紫云仙子被令狐小姑娘又甜又腻的缠不过,只好从五彩香囊中掏出两样闪闪发光的精致之物——一柄秀剑和一柄团扇,令狐紫玉一见之心就欢喜得惊呼起来。

那柄秀剑越长两尺半,宽三寸,短小精致却极为锋利。剑身用昆仑星铁打造,剑柄两端各镶有一颗紫色的玉珠,从剑上所刻的精妙符阵和灵力波动来看,李剑成感觉那至少也是灵级上品的灵兵,至少可将令狐紫玉的攻击力提高两、三倍。

那柄团扇也不简单,扇面是千年冰蚕丝所织,扇骨则是用三味真火炼的龙骨所制,既轻盈小巧,也比一般的铁扇坚韧百倍不止。团扇上还画有几缕随风飘逸的垂柳,一朵活色生香的粉红牡丹,两只翩翩飞翔的彩蝶,并写有“蝶恋花”三个娟秀的墨字。

“这紫玉剑和蝶恋花扇都给你,再不要缠我了啊!”紫云仙子用扇子敲了一下令狐紫玉的头,然后将两件宝贝都给了她。

“谢谢仙子姐姐,谢谢仙子陛下!”令狐紫玉收下宝贝,欢喜得无可无不可,立刻跑到一边把玩起来。

紫云仙子一眼瞥见一旁蓝儿那羡慕嫉妒恨的目光,忙又从五彩香囊中拿出了一柄中品仙剑给了她,才让蓝儿也欢喜了起来。

紫云仙子真不愧是紫云观的观主,也不知道她到底还藏有多少宝贝。李剑成看着那五彩香囊,也不觉有些羡慕了。

“看什么看,没你的份了。你刚才不是说你身上还有一件比赤霄剑更重要的东西么,快拿出来我看看。”紫云仙子白了李剑成一眼,又对他下令道。

还好,我有英雄剑,你那些什么宝贝我不要也罢。李剑成自我安慰了一下,手一伸,从英雄玉佩的铜鼎中拿出了那颗蜡丸。

李剑成捏碎蜡丸,抖出了一张长长的帛纸名单,对紫云仙子道:“这个名单中的好几百人,我们要在三天内全部调动完毕,该免的免,该升的升,该降的降,该调的调,该补的补,这是一场大隋政局的大变动,任务难度不在弑君之下。”

“师兄,仙子姐姐,又有什么任务啊!先不管任务,让我来给你们扇扇风哦!”令狐紫玉跑过来挥动那柄蝶恋花团扇,左一扇右一扇,一股吹面不寒带着花香的杨柳风飒飒吹来,将两人的衣袂吹得一阵乱飘,朵朵粉色的花瓣也在风中飘下,落了两人一身。

李剑成不觉在这落花香风中有点晕乎乎,不辩东西南北了。

“哈哈,好不好玩哦!我再扇,我再扇!”

令狐紫玉忽然加大力度猛扇了几下,这次吹的再不是轻柔杨柳风,而是狂猛龙卷风!李剑成竟被那龙卷风如一片落叶般刮到了空中,眼看就要望那坚硬的玉石殿墙飞撞而去!

“啊,师兄,你怎么这次差劲,一阵风也……”令狐紫玉惊呼未完,一条长长的白绫飘带已忽地飘出,将正要撞墙的李剑成缠着拉了回来。

“紫玉,这次不能怪你师兄差劲。那蝶恋花扇子的轻柔香风对男人有迷惑作用,你先那么轻柔的一扇迷惑了你师兄,然后又那么猛地一扇,让你师兄怎么受得了?”

“真的吗仙子姐姐,这扇子还有这作用?”令狐紫玉半信半疑,又拿着扇子跑到刚站起身来的李剑成跟前,笑嘻嘻道:“师兄,你站着不要动,再让我扇几下好不好?”

李剑成严肃道:“给你再扇几下没问题,但接下来的任务你要给我想出最好的对策来,不然的话师兄就要给栗子你吃的!”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