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古言误入敌营:腹黑王爷极品妃

第42章 妾室日子不好过

清查官吏家产和限制规矩的事情交由大皇子骆昂去办,骆哲却也不以为然,只当是自己少了一份烫手的山芋。

骆昂一忙就到了小年夜,而各方官吏也都不敢大肆摆上酒席,唯有缩衣节食,大喊清廉!

这男人的战场永远都是这般辛苦劳累,而女人的战场,相对而言就稍微显得舒服一些。

米洣成亲多日,却也还是只在这二皇子的府上转悠,除了头上顶着一个“二皇子妾室”的头衔,其他基本照旧。这日子久了,米洣就觉得太冤枉了,怎么就这般轻易把自己给嫁了呢?

当然,米洣的日子也并非和喝喝茶,逛逛花园这般好过,她还要暗中收集消息,将骆哲的一切行动告知大公主骆听。

只是,这骆哲办事从不带上自己,这消息又如何得知呢?再加上,米洣迷恋骆哲,又怎么舍得让他身陷险境呢?在这两边的为难之下,米洣唯有开动脑筋,想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消息她是要传递的,不过只传一半就是。

借口说是要为骆哲亲自熬汤,米洣来到厨房,看着刚刚送来的新鲜蔬菜满地都是,送菜的小贩正在和管家结账。米洣笑着过去,故意贴近那小贩的板车,神不知鬼不觉地将袖中字条镶入板车的缝隙。

只要这小贩一出去,同伴便能得到自己传递的消息了。米洣掠过马车,走进厨房,开始对着锅碗瓢盆展开大战。

只是一个时辰后,看着厨房一片狼藉,米洣没有半点自豪的心情,而是突然意识到自己很吃亏。为了两边都不得罪,米洣决定只将骆哲的真实消息传送一半,这传送的方法是很好,无人察觉,只是自己每次过来熬汤,还真是要了命哟!

看着厨房已经不能再遭受摧残,一旁排队站着的下人中,终于有个切菜的大娘勇敢地站了出来,她弯身颤抖道:“夫人,这……这还是让我们来做吧,您身份尊贵怎么能亲自下厨呢……”拜托您赶紧离开吧,这收拾起来都费事儿呢。

手掌摸过脸颊,丝毫没有注意手掌上的漆黑,米洣等这句话已经好久了哇!大娘您怎么现在才说呢!几乎是感激地握住切菜大娘的双手,米洣简直就是热泪盈眶:“谢谢,谢谢大娘了!”

其实她的任务早就完成了,这到厨房来无非是做做样子罢了,她米洣哪里会做饭熬汤哦!

出了厨房,米洣又忽的觉得无事可做,她问贴身丫鬟,骆哲去哪里了。丫鬟回道:“二皇子去来福楼赴安贤王妃的约了。”

这可把米洣给惊得腿软了。来福楼啊!她们的秘密基地哇!当然,这众人又怎么会知道来福楼的地下还有那么多的秘密呢。待整理了思绪,米洣便决定摆架来福楼,她要去捉奸!

骆哲你个混蛋,成了亲还这般逍遥,私会其他女子,还是放荡出名的安贤王妃!米洣进入来福楼,挥着袖中就往楼上雅座冲。

这女人啊,一旦是爱上了男人,就变得嫉妒了。

一脚踹开雅座大门,米洣颇有些怒气中天的味道,她想哪怕是和骆哲打起来了,今天也要为自己讨个说法!女子最重要的什么,不就是名声喽!

只是,这雅座之中哪有骆哲的影子啊?

安贤王妃倒是一副泰然的样子侧卧在躺椅之上,身边坐着一名手握书卷的白衣书生。二人见米洣闯来,颇有些惊讶。

“安,安安安……”米洣一时口吃,她是来捉奸的,只是这奸夫不是骆哲,米洣就觉得自己没了立场。

倒是那位白衣书生,坦然地放下书卷,对着叶萝行礼:“王妃有客人,学生就告辞了。”

“不忙。”叶萝手指轻轻扣住书生手腕,又将他拉回榻上,转而对着米洣说道,“二皇子方才是来过,不过又走了。”

“啊,啊?”米洣脑子有些混乱,这到底什么意思?骆哲走了,就换成这白面小书生留下?

抬手抚上书生的脸颊,叶萝的鲜红的指甲显得格外妖娆,她笑道:“二皇子只是来给我送人的。”

“哦,哦……”偷偷看一眼这白面书生,生得还真有几分姿色,红唇齿白,清秀之貌,尤其是现在和叶萝坐在一起,倒更显得他像娇羞女子,而叶萝就是那调戏女子的富家少爷。

“既然二皇子不在,那米洣也就不打扰王妃雅兴了,告辞了。”好半天的,米洣总算是说了句符合身份的话。

只是这边步子还没迈开,就被叶萝叫住了:“何须这般着急?你这会儿回去,也不一定能够见着二皇子呢,不如一起喝杯酒吧。”

本想拒绝叶萝,米洣虽然欣赏她的美貌,但并不想和她深交,尤其是成亲之后,这妇道人家还是要懂得避嫌的。可一想到家中无人,又有贴身丫鬟监视,还不如在这里喝酒呢,说必定还能套出一些有利的消息,比如说,虎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