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古言误入敌营:腹黑王爷极品妃

第55章 京城在召唤我们

浩浩长空,春意正浓。

米洣推开窗户,望着远处胡柳绕堤,心情大好。今天,她总算是想到一个离开骆哲的借口了!

虽然是辗转很多夜晚,但骆哲的性命最为重要,米洣的离开就是为了成就骆哲安全!

只是这米洣计策万全,却是连着几日看不见骆哲了。这米洣一气之下,干脆带着贴身丫鬟上街采购!

说到这贴身丫鬟,米洣还真的是习惯了。几次上街都能看见恶霸欺负百姓,这只要一句话,贴身丫鬟就能将恶霸打得哭爹喊娘,好不快哉!而且多买一些东西,还不用自己亲自去拿。

所以,时间久了,这米洣也挺喜欢有个贴身丫鬟跟着。

这大街之上,琳琅满目,百货齐备。米洣看得倒是有些眼花,随意买了几样东西,米洣就跑到街边的茶铺喝茶了。

这米洣放着对面的大酒楼不去,却在这一张桌子上挤着很多人的小茶铺喝茶,确实奇怪。不过米洣却是不以为然,因为这里喝茶的人鱼龙混杂,是信息传递的最佳地方。

米洣要了一碗茶水,就挤进一张桌子,她听着这里人闲聊,一会儿说是刘大人家中小妾红杏出墙,一会儿听听万大人官升一品,这时间倒也是挺快。

“咱们再来说说这京城之中的最新消息!”说话的人,灌了一大碗茶,将碗一放,喊了一声“小二加茶”,又继续说道,“这驸马罗将军可真是被皇上给讨厌了,得罪两位公主,现在连驸马府都不让出去了!小公主整日以泪洗面,大公主呢,唉声叹气。这一个好好的家就这样散了,哎,真不知道驸马是中了什么邪!”

“要我说,这最可怜的就是大公主了!想当初大公主嫁给驸马,沙场多年,一个苦字没喊过,如今还为驸马着想,迎娶小公主为妻,只为驸马有后,可是这驸马到头来却是如何对待大公主的!哎……”

“是啊,这驸马怎么会突然之间这样呢?我可听说他们万善寺祈福折回之后,驸马就是这样了,莫不是和失踪的宋朗郡主有关系吧?我可听说驸马和郡主是青梅竹马呀……”

“青梅竹马又怎样?驸马和大公主多年的夫妻感情那还有假的?我说这最委屈的就是大公主了……”

米洣一碗茶抖掉了大半碗。是啊,她的主人多么不容易啊!如今主人陷于危难,她米洣又岂能坐视不理?独自享受幸福呢!

众人一阵感叹之后,又有人说话:“前段日子听说安贤王妃与男人厮混,怀有身孕,而今又传出安贤王妃那是气血不畅,肠胃不佳,导致腹中胀气,症状与怀孕相似,这经过太医诊断后,皇上可是松了气呀!”

“这安贤王妃生活不正,怀孕不怀孕,皇上着急什么呀?”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传说这安贤王妃天生媚骨,眼眸带电,唇舌勾魂,穿衣总喜欢香肩外露,男人看见了能不动心么?这和安贤王妃厮混的男人多得数不清,听说就连三位皇子都有过呀!你说,那皇上见了安贤王妃,能不动心么?指不定这孩子就是……嗯?哈哈哈……”

众人一阵哄笑。

“哎呀,照你这么说,这安贤王妃还真是一个极美的美人啊!”

“何止美人啊,我说那简直就是妖!能勾了你的魂魄,怕是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呢,哈哈!”

“牡丹花吓死做鬼也风流!如果能让我和这安贤王妃度过一夜,我死也甘愿呀,哈哈哈……”

这众人的话越说越离谱,米洣放下茶碗,这谣言就是这样传出来的,大皇子骆昂,甚至是骆哲和安贤王妃的事情,她是亲眼所见,但是连皇上都给牵扯进来,这也太夸张了吧。

付了茶水钱,米洣带着贴身丫鬟回去了,她还是早些离开骆哲,回去帮助主人吧。

傍晚,骆哲终于是回来了。米洣连晚饭都不让他吃,就将骆哲拖回房中,然后摆出一张合离书。

骆哲看着那“扭腰字体”的内容,再看看米洣,而后为自己倒上一杯茶水,缓缓喝着,还问道:“晚饭是在房中吃吗?”

这根本不是吃晚饭的问题!

米洣扎了马步,双手叉腰,气沉丹田,大声说道:“我要与你合离!”

骆哲又喝了一杯茶,他点头道:“我知道了。但是,我不想。”

“你!”骆哲的这般沉静倒叫米洣不好发作,在房中疾走几圈儿,米洣决定搬出绝招!

米洣说:“你我成亲多日,我却一直未有身。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难道不应该负上责任么!”

骆哲的手顿了顿,捏着茶杯沉沉放下。他的后代是自己亲手送去的。沉默一会儿,骆哲再次抬头,迎上的目光却是无比温柔,他笑着说:“为什么是我的责任呢?这可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呢。”

“因为我已经看过大夫了!大夫说我身体健康,一切正常,可以三年抱两,五年抱仨!所以,问题就是你的!”米洣一口气喊出许多。嫁给骆哲那么久,他们夜夜努力,怎么可能没有动静,开始米洣以为是自己有问题,她还真的去看过大夫,结果大夫给她的答案是健康无比!所以这问题就落在了骆哲的身上。

放下茶杯,骆哲站了起来,他的脸上似乎没有什么表情,这让米洣不禁有些害怕而后退几步,她如此之举无非是想保住骆哲的性命。

骆哲将米洣拥入怀中,声音温柔得近乎蛊惑,他在米洣的耳边轻声说道:“米洣,我们会有孩子的,我们一定会有很多孩子的,你相信我!”

这般认真的表情倒让米洣有些不好意思了。她推开骆哲,一脸生气道:“我不管,反正现在我没有孩子,我就是要与你合离!”

骆哲叹了一口气,抬起的手又放了下来,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就这样离开了卧房。

米洣愣在原地,这算什么?她的计划还没有成功呢,骆哲怎么能就这样走了呢!

米洣很想追出去一口气让骆哲签了这合离书,但是她没有勇气,方才的骆哲是真的生气了。米洣又想起了成亲那天真实的骆哲,比起那样的他,米洣更喜欢这个作假的他。

忍不住一个哆嗦,米洣脱了外衣准备就寝,冷不防房门就被人用力推开,一声巨响,不等米洣惊叫,进来的骆哲就焦急说道:“收拾行李,我们现在回京!”

诶?

不是说此生携手永驻江城,不管朝廷政事,只顾神仙日子么?他怎么还是想要回去?难道说那个帝王的位置就那么的吸引人么?又或是说骆哲根本就从一开始在欺骗自己。

米洣眨了眨眼,将合离书递了过来,她说:“签了吧,这样你就能去做你想做的事情了。”

骆哲伸手就将那合离书给撕了,他抓着米洣的手臂,大声说道:“这世上没人能将你从我身边夺走!”

这一刻米洣感动了。只是骆哲,你的野心容不下我的,我会是你的包袱。

骆哲一面打开柜子,随意拿了几件衣服,一面说道:“父皇卧病在床,不知道还能撑多久,所以我们必须赶回去。”

原来是立景帝生病了。

米洣又为自己的猜想而感到愧疚,骆哲还是一个孝顺的儿子,他回京只是为了探望抱病卧床的父亲。这样一来,自己不也正好能够回到主人的身边么?哈哈,老天,您真是太高明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