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古言误入敌营:腹黑王爷极品妃

第61章 米洣挑拨

这宋朗郡主一次又一次拒婚,可偏偏来安贤王府的人还是不少。就连驸马罗武督都三天两头打着拜谢恩师的名号登门拜访。

罗武督去安贤王府次数如此之多,小公主骆落自然是不会愉快,这边也跟着三天两头道到安贤王府闹事儿。

如此一来,立景帝又多了一件头疼之事。只是碍于安贤王府地位,不好发作,唯有将罗武督留在宫中,事事委托。

可虽如此,这小公主骆落还是常去安贤王府,这尊贵的公主受了委屈,岂能这样作罢?

所以,米洣无论何时踏入安贤王府,都能够看见小公主骆落。

递上一些礼物,米洣说自己是来为上次请客却自己晕倒赔罪并答谢的,还望王妃和郡主不要介怀。

这宋朗一挥袖子,便就进房,剩下叶萝一人笑着说无碍。

看着宋朗这样就走,小公主骆落抬手就拦住:“你这是不想看见我?还是因为罗武督没来?”

宋朗不耐烦地推开骆落挡在面前的手,淡淡回上一句:“两者都不是,小公主,朗儿对驸马没有半点私情。”

骆落不信,就是拉着宋朗不放手:“如果你们没有私情,罗武督又为何来你这里!”

“小公主你这就是问错人了,驸马喜欢去哪里,你应该问他才对,朗儿专心作画,其他事情一概不知。”挣脱骆落的手臂,宋朗就走。

骆落不肯作罢,也追了过去。这米洣见了,还不和叶萝跟上?这两人目前看上去都不是好脾气,万一打起来,谁敢负责!

跟着走进宋朗的书房,小公主骆落仍旧追问,就连米洣和叶萝都拉不住。

“你们谁若是敢拉本公主,本公主就让父皇治你们的罪!”骆落抬手拍在桌上,不小心震掉一副画。

画卷落地,散了开来。是一副少年图。

骆落手快,抢在宋朗之前捡起,她道:“好哇,还说你和驸马没有什么,那这是什么!”

“还给我!”宋朗生气了,声音之中怒气横生。

“就不还,这是证据!你画下驸马少年模样,本公主要拿给父皇看,让父皇撤了你这个郡主!”骆落将画一卷,就大步而去。

“小公主留步!”叶萝慌忙将门关上,挡住去路,她笑道,“你仔细看看,这哪里是驸马的少年图呢?这分明是朗儿的救命恩人呀。”

“你不要帮她说话了!你也是一个狐媚妖怪!勾引了那么多男人,还想勾引我的皇兄!哼,我让父皇连你也一同治了!”骆落推开叶萝,就要开门。

却,不防一只手被宋朗猛然拉住,扯着骆落身体都跟着转了一个圈儿,接着便摔倒在地。

“你!你敢打我……呜呜呜……”骆落眼泪流出,就是大哭,她在宫中何曾受过这般委屈?哪个宫女太监不是把她捧在手心!

看见骆落放声大哭,宋朗只觉得头疼欲裂,她收起画卷,拉起骆落往外一推,就将门关上。

“朗儿,这样不好吧。”虽说宋朗这做得很好,但是骆落毕竟是公主,日后要是在皇上面前告状,宋朗的日子不可能永远安生。叶萝拍了拍宋朗的手,就要去开门。

而米洣却是更快一步,她说:“王妃,你安慰郡主吧,小公主交给我了。”

这米洣哪里会安慰人啊!她从小就在市井滚打,吃尽了苦头,就算作为细作训练的时候,苦和累不也是独自咽下?这会儿米洣只是寻找机会和小公主独处罢了。

对着哇哇大哭的小公主,米洣也是觉得头疼。劝说几句,唯有从袖中一根细针插进骆落穴道,止住她的哭。

叶萝出来的时候,正见骆落不哭了,当下还真有几分佩服米洣有哄孩子的能耐。

米洣带着小公主去了偏厅,一边喊着“别哭,我给你讲故事”,一边就说起了大公主的阴谋。

当然,这米洣说得可隐讳了。

“小公主,你要想想驸马对你的宠爱,你们成亲以来,大公主可曾与驸马同房过?”

骆落抽噎着摇头。

“就是嘛,可见驸马的心中不还是只有你一人?另外,驸马一夜要你几次?”

骆落的脸红了,半天不说话。

“我们都是女人,你就说嘛,小公主,我这可是在帮你分析驸马对你的爱哦!”

骆落双手拧着,好半天才说出一句:“十日一次,夫君说,怕我劳累……”

米洣震惊了,这摆明了就是不想嘛!再对比骆哲,哎!你什么时候能够这般体贴呢?

“咳咳,小公主您贵为金枝玉叶,嫁给任何男人都是他们高攀,这驸马真是幸福,能够娶到小公主。而且皇上赏赐那么多的封地财物,这罗家可真是富可敌国呀!加上日后小公主你诞下龙子,那简直就可以称帝嘛!”

“称帝?”骆落捂住嘴巴,这种话怎么能乱说,继承皇位的只有她的三位皇兄才有资格呀!

“呵呵,我开玩笑的。不过大公主也真是有慧眼,一早就看出小公主您会嫁给驸马,还带来那么多财物,罗家后代简直就是世代无忧嘛!就算日后战乱争夺的,光凭小公主您陪嫁的这些东西,都足够生活安定啦!”

米洣装着没心没肺,继续说道:“想当初,大公主嫁给驸马的时候,哪有这般隆重,可是大公主却还能让驸马独宠小公主您一人,这,这简直是超过女人的度量嘛!若是我话,怎么也做不到哇!与别人共同分享一个夫君,这不是委屈自己么?大公主这般用心良苦,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大公主是有什么阴谋呢,呵呵呵呵呵。”

米洣这话说得到位,她看着小公主骆落的脸色越来越白,好似发现了什么惊天的大秘密,这才笑着说道:“时候不早了,小公主,我送你回去吧,驸马一定在家久等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