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古言误入敌营:腹黑王爷极品妃

第63章 朝堂议婚

骆落一怒之下就在宫中长住,而且还命人将驸马府中的衣物用品统统搬走!甚至是,自己的封地,立景帝赏赐的财物也一一拿走。骆落孩子脾气,你这般设计于我,别妄想得到我的任何好处。

也是因为这个举动,让立景帝大怒了!骆落虽然任性,但何曾出现这般严重的后果!就只差合离了!

大公主骆听更是着急,天天进宫,可是骆落就是闭门不见!

这骆听忙着骆落的事情,还真是无暇顾及米洣。米洣偷得一片闲暇,在二皇子府中不亦乐乎。

其实米洣也没想过,小公主能引发这么大的风波。整个皇宫都跟着遭殃。

看着骆哲回来,米洣特别殷勤地端上茶水,那一脸的讨好相,让骆哲不禁一笑,问道:“又想我做什么?”

米洣嘿嘿两声笑,道:“这都要一个月了,父皇交代你的事情都该做完了吧,我们什么时候去江城啊?”

骆哲放下茶水,将米洣抱在怀中,他道:“哪有那么快?这些政事奏折是简单,但实际做起来却是难呀!加上这段时间骆落的事情,哎……”

咦?骆哲叹气了?米洣好奇地拍了拍骆哲的脸道:“你再叹一次气!”那样子好似在说,我没看够!

骆哲唇瓣一勾,米洣就抖三抖,她说错话了!想着赶紧逃离的时候,骆哲的双手已经将她固定,只要轻轻靠近,米洣就无处可逃。

“别这样哇,这里是花园,很多人经过的……”米洣半推半就,低头害羞。

骆哲笑道:“二皇子府中的人很自觉的,再说,他们还有什么没听过?”

米洣脸上大囧!

话说,她和骆哲的事情,整个二皇子府的人都心知肚明,不仅仅是在花园,有的时候连房门都忘记了关,人家经过的小丫鬟,都特别自觉地迅速跑过去,还不忘帮他们将门掩上。

可是,米洣始终是个保守的女人,即便是家常便饭,在进入正事之前总会有那么一些半推半就的害羞。

这二皇子的花园还真是种满了各种花草,偶然经过的下人,远远就嗅到了暧昧的气息,或者说只要一看见二皇子和米洣在一起,他们就会自觉地避开。

米洣觉得她的人生似乎能够停留在此,幸福浪漫,已经足够了!

可是,人生就是奇妙的,不给你来些色彩,似乎就不是生活了,就在米洣一心投入与骆哲的相爱生活中时,骆哲却做了一件让她悔恨当初,想要跳井自杀的事情!

大殿之上,立景帝威严正坐,但看上去却是精神不佳,神色疲惫。下方百官一一上报奏折,不敢间断。

待到所报之事告一段落,立景帝依旧单手撑脸,似乎没有缓神,身边的太监总管小声提醒,叫了两声“皇上”,立景帝这才一声叹气,摆了摆手,说交给三位皇子去办。

这段日子,立景帝为小公主骆落操透了心,骆落既不肯合离,又恨罗武督,致使大公主骆听主动奉上合离书,说是要与罗武督结束夫妻关系,让罗武督一心对待骆落!这骆落气得是指着骆听鼻子大骂,说骆听故意陷她于不仁不义!

立景帝为女儿事情,经常梦中惊醒,好不劳累。

趁着立景帝这般状态,骆哲突然抱拳启奏,他道:“父皇,儿臣想迎娶安贤王妃为侧皇子妃!”

立景帝点点头,挥了挥手,随口就道:“你自己看着办吧。”

“多谢父皇!”骆哲谢恩。

一旁大臣们那是瞠目张舌,来不及反应啊!听着二皇子的启奏,本就是一惊,谁想皇上不但点头,还让二皇子自己处理,这又是一惊!

眼看着立景帝就退朝了,骆昂慌忙叫住:“父皇留步!二皇弟启奏之事怎可这般草率?”

立景帝缓缓回头,看了看骆昂那火烧眉毛,以及众大臣诧异的表情,似乎刚才骆哲说的事情挺严重?立景帝清了清嗓子,道:“你二皇弟,有这个本事就让他去做吧。”显然是不记得骆哲说了什么,但这帝王说出去的话又岂能收回?所以,立景帝选择不管,让骆哲自己解决。

“父皇,安贤王妃是您当年亲自赐婚给安贤王爷的,如今又怎可让二皇弟这般轻言说是迎娶?”骆昂面色阴沉,看着骆哲的眼神,恨不得给上几拳头!

“什么!”立景帝大惊!慌忙看向身边太监,小声问道,“二皇子方才说什么了?”

太监总管战战兢兢小声答道:“二皇子启奏,想迎娶安贤王妃做皇子侧妃。而且,皇上您也答应了。”

立景帝抬眼瞠目,这是个意外呀!可见骆哲那一脸得意,就像是有了保证,立景帝一脸难堪。他道:“兵部尚书叶卿家可在?”这涉及叶大人的女儿,这当父亲的总是得说上两句吧。

可是,有人回道:“回皇上,叶大人近日感染风寒,今日请假,未来早朝。”

这下可好!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立景帝又回龙椅,他道:“诸位爱卿,如何看待?”

立景帝话音刚落,大皇子骆昂就第一个站出来反对,他道:“父皇,安贤王妃身份特殊,且……众人的说法不一,再嫁之事不是如此简单?”

“呵呵,大皇兄,您这般评价王妃,莫不是对她的生活毫不认同?这要是让王妃听见了,又该作何感想呢?”骆哲笑得灿烂。

“二皇兄此言差矣!王妃生活众人皆知,相信你的心中也不会糊涂,可是你突然要迎娶王妃,不知道这到底是何意图呀?”骆晨一脸严肃,皇子服饰显得有些凌厉。

骆哲继续笑着:“我与王妃青梅竹马,关系更胜一般人,王妃守寡,骆哲深表同情,与王妃多次接触,发现她乃真性情女子,王妃并非众人所见那般,只是少了一个疼她的好的男人。骆哲不才,怜香惜玉,想为王妃遮挡风雨,成为她的依靠。”

“笑话!你若如此真情,给她的又岂止区区一个侧皇子妃的位置!”大皇子骆昂一声怒吼,殿堂之中像是震了一震。他这般精心爱护的女子,又岂能容忍别人抢去,只做侧妃!

安静片刻,百官也开始议论,皆向立景帝请示此举不可。

“安贤王妃乃安贤王之妻,若是改嫁,实乃对王爷的不尊重啊!”

“安贤王妃改嫁大事!至少也该听听叶大人的意思!”

“二皇子这个决定实在唐突,若是传了出去,会受人指责,贻笑大方的呀!”

“皇上,此事万万不可!还望三思!”

看着众大臣极力反对,骆昂心中怒火渐渐压下,他怎能再次看着叶萝嫁给别人?这样的痛苦,他已经承受不起了。

待到众大臣说完,立景帝点头,示意此事需要从长计议,以此来掩饰方才的答应。

但是,骆哲是一个做事有把握的人,既然提出了意见,又岂能这样结束,他一改笑容,变得严肃认真,说道:“父皇,儿臣思考多日,才下此决定的。既然决定迎娶王妃,又怎会在乎他人之语?至于给王妃侧皇子妃的身份,儿臣认为这是最好!王妃再嫁,已属话题,若是高调为皇子妃,定当引起不满,甚至谣言更甚,唯有委屈侧皇子妃,方能平息。对于王妃的一切谣言,也都会消失,儿臣认为这般最佳!还请父皇批准!”

“父皇,二皇弟这说法显然欠缺考虑,还望父皇明鉴!”骆昂大步上前,跪下启奏。

“大皇兄这般阻拦到底为何?王妃孤身一人,骆哲只是想给个依靠,有何不可!难道大皇兄也想迎娶王妃?那皇兄是给王妃什么身份呢?妾室吗?在这朝堂之上,还有谁敢说自己迎娶王妃?”骆哲一字一句说得清楚,倒叫骆昂无言以对。

骆哲如何不想迎娶叶萝,他做梦都想!只是他是大皇子,身份不允许。叶萝是个烫手山芋,虽然有兵符在身,但终究身份特殊,引来话柄。

见骆昂无话可说,骆哲又道:“骆哲怜爱王妃,不想她孤枕难眠,只想王妃劳累之时有个肩膀依靠!父皇,儿臣真心实意!还请父皇答应!”

立景帝听得是感动万分,但他也明白这些不过是表面说辞,骆哲这般着急迎娶叶萝,必然和虎符脱不了关系,只是他的说辞太过完美,找不到任何一个破绽。想得到虎符的人很多,但无人敢正面去说。唯独骆哲这招迎娶为妻,乃上策中的上策!

早就想要虎符回归皇室,立景帝犹豫片刻,说道:“此事,也并非你一人能够决定,这也要问问叶爱卿和安贤王妃本人的意思。”

“谢父皇!”骆哲立即答谢,看向身边骆昂,尽是得意。只要我骆哲想要的,就一定能够做到!

这立景帝默认首肯了,众大臣也不敢多言,虽然骆昂怒气至极,但他把希望留在兵部尚书叶大人和叶萝的身上,至少他们父女是不会答应的。

可是,谁知,叶大人听了之后,只是冷静地点点头,说:“承蒙皇上厚爱。”就这样也答应了。

骆昂气得差点踢翻桌子,他不信他最爱的女人也会答应!

而事实就是如此,叶萝答应了。

叶萝说:“至少骆哲是第一个敢站出来说娶我的男人。”

对于女人来说,还有什么比一个能接纳认同你的男人更重要呢?

所以,叶萝决定嫁给骆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