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古言误入敌营:腹黑王爷极品妃

第66章 晨间的恩爱

米洣愣愣看着大皇子骆昂的到来,一时间心情好了一些。这痛苦的不只是自己一人。

额,话也不是这么说的,自己的痛和骆昂的痛是不一样的。米洣回神,见贴身丫鬟愣了愣,匆忙抓住机会直奔二皇子府的大门!

可就在米洣一只脚已经迈出去的同时,她的手被骆昂拉住了。

“她还好吗?”这简直就是一夜白了少年头的感觉,骆昂的声音仿佛苍老了许多。

米洣眨眨眼,这个问题应该问叶萝本人或者骆哲吧!负气一甩手,另一只脚也跟着要出这门槛。只是骆昂又将她给拉了回来。

米洣整个人又站在二皇子府的范围之内了。这一瞬,米洣是爆发了!你娘的,本姑娘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离开这个鬼地方,你又将我拉回来了!

几乎是想也不想,米洣抬手就往骆昂的身上劈过去!你娘的,叫你不让本姑娘安生!叫你让我痛苦更加!叫你多管闲事!

骆昂左闪右避,防御之间居然也用上了不小的力气,米洣痛苦,他何尝不是呢?

看着两人的的过招越加认真,贴身丫鬟慌忙冲到中间,手肘顶着一个,脚掌踢着一个,将两人隔开,而贴身丫鬟的自己则几乎呈现完美的一字型。这两人伤了谁都不好交代呀!

骆昂冷哼一声,便大步进去了,而米洣这会儿似乎发泄不够,竟然忘记大门就在眼前,而转身去追骆昂,仿佛还要再打一场!

追着骆昂一路到了饭厅,骆哲和叶萝正在用膳,两人情意浓浓,羡煞旁人。

“大皇兄?一起吃点吧。”骆哲笑着,但丝毫不招呼,一筷子夹起的小菜就往叶萝的碗里送去。

看见这情景,骆昂哪里还吃得下!在叶萝对面坐下,手掌就顺势一声响拍在桌上。

碗里的粥被震了一些出来,丫鬟慌忙收拾。叶萝笑笑继续用膳。

骆昂盯着叶萝,仿佛后者应该给个解释。同样是心中怨恨的米洣,在骆昂身边坐下,却不及骆昂这般大气,她的生气只是自己一人闷气,无处发泄,抓过丫鬟递来的包子整个儿往嘴里塞!

这早饭吃得是万分沉重,一旁伺候的丫鬟就连呼吸都不敢大声,就怕自己一个声音成了爆发的导火线。

叶萝放下碗筷,擦了擦嘴儿,对骆哲说:“待会我想回安贤王府一趟,给朗儿捎些东西,她一个人在家,怕是寂寞了。”这叶萝还真将安贤王府当成了自己的娘家。

骆哲不但没有反对,反而答应得很快,他道:“也是,若是朗儿觉得孤单,到这里来住几日也好呢。”两人有说有笑,相比恩爱夫妻,倒显得更上了一个层次。

骆昂看不下去了,硬是冷冷插话进来,他道:“二皇弟怎么这般不懂礼数?弟妹已经是我皇室中人,怎可再回安贤王府?”

“就是啊!叶萝现在是你二皇子的人,这回到安贤王府不就是给你戴顶绿帽子么!”米洣一口气也憋不住,醋意十足地接话,这会儿她是要站在骆昂这边!

轻轻拍了拍叶萝的手,骆哲笑道:“若是理会世人的眼光,我又怎么会迎娶叶萝呢?何况朗儿是叶萝的宝贝,自然也是我的宝贝。既然担心宝贝,又怎可不照料?”

骆哲这话说得十分暧昧,表面在说“爱屋及乌”,但故意不用这个成语,向众人暗示,宋朗这个宝,我骆哲势在必得!

“对了,大皇子一早来此,可是找夫君有事?莫不是朝廷中又出了什么贪官,你整治不了吧。”叶萝端起茶水,不轻不重说着,但骆昂的眼中明显有了怒意。

你明知我来此的目的!

面上全是隐忍,骆昂桌上的手握拳,却是半天说不出话来。一旁的米洣见了,毫不客气地吼出一句:“大皇子来这里当然是因为爱着叶萝了!”米洣气愤骆昂在感情上这般不干脆,若他能够果断一些,叶萝根本不会嫁给骆哲,说不定早就是骆昂的大皇子妃了!

显然是怒气冲天,没有经过头脑就这样喊了出来,米洣甚至觉得让骆哲难堪,她的心里就会好过一些。

可是,望着众人那尴尬的神情,米洣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安慰,反而骆哲看着她的眼神,让她不禁肃然起来。

“呵呵,”骆哲先是笑了笑,然后看向骆昂,他道:“让皇兄见笑了。这几日贱妾感染风寒,一时间烧得脑子糊涂了。皇兄无需搭理。”

点了点头,骆昂又用寒光瞪了米洣一眼,这话要是传出去,又该引起怎样的风波!

米洣不甘,骆哲推脱得这般干净,不仅让众人解了围,而且还直接说她米洣脑子被烧了!

这分明就是故意的!娶了新宠,就将我弃之不顾!好,骆哲,我记住了!

眼看着叶萝准离开,米洣就干脆疯到底!她故意一推骆昂,迫使他撞向叶萝,米洣就等着看戏。

骆昂这一扑,正好撤去了叶萝的外衣。上好的丝绸“刺啦”一声便开了,叶萝光洁的后背上只有肚兜儿的细绳。

这场面就尴尬了,米洣一脸愤怒,我看你们还怎么圆这个场!

谁知道,叶萝一个转身就往骆哲的身上靠去,正好利用他挡住后背,口中还惋惜一般说道:“这衣服的质量真是不好呢,丝制最近偷懒了么?”

“呵呵是啊,这可得跟丝制说说,大皇兄回去也检查一下衣物的完好,若是有问题定要说呀!”骆哲将自己的外衣脱下,为叶萝披上,礼貌一声“先告辞了”,两人便款款而去。

骆昂手中握着叶萝的外衣,久久不能回神。

而米洣则更加恼羞成怒!这个二皇子府是真的不能待下去!一定要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