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短篇底线上的反弹

第75章

在毕书记调离开源市之前,金铎虽然婉转地说了他想竟选市长的想法,毕书记也表示对他的德能很看重,但全省这么大,比他条件好的人肯定不少,他只有毕书记一个靠山,所以不能呆坐在开源傻等,应该马上追随毕书记到省城,在省城可以尽快掌握一些有关信息,同时也可以采取一些积极的活动。这几年跟随毕书记,他深知毕书记的性格,如果此时无故追逐毕书记到省城,会让毕书记反感,所以应该借助一个正当的,不会引起毕书记敏感的理由去省城。

这天终于有了机会,省里有个专题会议,通知市里派有关人员去参加,金铎马上向市里汇报,说这个会议很重要,他要亲自去参加。

金铎马上驱车去了省城。在省城,金铎并没去见毕书记,而是用了两三天的时间去见一些亲朋故友,了解到了一些相关信息,知道省里重点考虑开源市长的人选有好几个,金铎将这几位竞争对手一一作了分析对比,觉得以自身的条件,以毕书记在省里的地位及对他的支持力度,他很有胜出的希望。金铎觉得应该马上和省里的各位领导见见面,不能让这些人认为他有毕书记的支持就冷落他们,于是以来省城开会,顺便看望一下领导的理由拜见了几位领导。此时拜见领导们,想领导们都会心知肚明,所以他也不敢有过份言行,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勾通表现一下,向领导们表明一种心迹和态度,增加一下领导们对他的印象。

这天晚上,金铎通过关系了解到了省里马上要对开源市长人选的事上会研究,近一两天内可能就会有结果。金铎觉得毕书记此时对他的事心里肯定有了底,已经到了应该去见毕书记的时候。于是马上给毕书记办公室的负责人打电话,知道毕书记明天上午没有出去的日程安排,只是九点钟有个常务会。也许明天九点的会就是研究开源市长拟用的事。

金铎知道毕书记有一早办公的习惯,所以第二天早上上班前去了毕书记的办公室,敲门进去后却见毕夫人毕如索也在,毕书记正坐在办公桌后面一边看文件一边用笔记着什么,抬头见进来的是金铎说道:“是老金啊!”放下手中的笔站起来探过身子和金铎握手说道:“听说你来开会,来几天了!”

金铎笑着说:“来了一个星期了。这几天一直开会,还没过来看你,在省里工作更忙了吧!”

毕书记笑了一下说:“受累的命,到哪都一样,还好!”毕书记一边说一边示意金铎就坐,并让毕如索给金叔叔倒茶。

金铎在毕夫人对边的沙发中坐下,接过毕如索递来的茶杯笑着对毕夫人说:“嫂子什么时候来的?”

毕夫人说:“我也来了一个星期了。”

金铎说:“毕书记调到省里工作了,你什么时候把家也搬过来?”

毕夫人说:“我这次就是看房子来了,看好房子很快就会搬过来。”

金铎表示关注地又问道:“看好了吗?”

毕夫人抬头看了一眼毕书记有些不高兴地说:“看好什么了!我刚才还正和老毕说这事呢,他给我看中的房子没有一个像样的。前两天我随他们工作人员出去看中了一套房子,无论样式、方位都挺好,回来跟他说,可他说什么也不同意,说什么太大太奢侈,影响不好。现在连老百姓的日子都奢侈的很,我们怎么就影响不好了!都什么时代了,不知他怎么还在用老套套看事情。你来的正好,就拿你来说,你在开源的房子比我们家豪华气派多了,也没见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金铎没敢去应和毕夫人的怨言,偷偷瞥了一眼毕书记,见毕书记只顾看文件写东西,仿佛没听见他们的话似的,于是将头扭到毕如索一边说:“小毕这几天放假了吧,噢!对了,这次是毕业了,毕业后准备在哪里工作?”

毕如索面无表情地看了父亲一眼说:“还没定呢。”

毕夫人接过话茬说:“孩子毕业想到省里的机关工作,将来也好有发展前途,可老毕却让他到社会上自谋职业,说什么大学毕业生国家不包分配了。他一个刚毕业的孩子怎么到社会上自谋职业,再说靠他能找到什么像样的工作!”

金铎又看了一眼毕书记,见他依旧低头写着东西,对毕夫人说道:“巧巧要去美国留学,我很赞成,我觉得他们还年轻,应该先读书充实而后再工作就业,将来他们会更有前途。我想小毕也毕业了,不如让他也去美国留学,和巧巧在一起,两人在美国互相也有个照应,我们这边也能放许多心。”

毕夫人听到这里抬头用疑惑的眼神看毕如索,毕如索马上对金铎说:“金巧巧自会有别人照顾,就是我去美国留学,也轮不到我照顾她,她早就和伯母的司机周志强好上啦!”

毕夫人没好气地对金铎说:“老金!你们家里怎么搞的,我们家可是认认真真地对待这件事,我们小宝也是诚心诚意和巧巧处对象,你女儿不言不语又跟别人好上了,到了今天了你还要戏弄我们,你们家到底是什么意思!”

面对这种突如其来的尴尬场面,金铎感到无比难堪,一时哑口无言,本能得去看毕书记,只见毕书记抬着头正看着他们,嘴里不由得说道:“怎么会这样,有这事!我不知道。”

毕书记看着他们追问道:“怎么回事?”

他们三人坐在沙发中一起向毕书记看去,见毕书记一脸的严肃,一时三人谁也不知该怎么说,停了一下毕书记看着毕夫人说:“你说。”

毕夫人想了想说:“他家巧巧一直跟咱们小宝处对象,两家大人也定了,可前些天巧巧却背着小宝跟她妈的司机好上了。”

毕书记看着毕如索有些恼恨地说:“我是巧巧,我也看不上你,你已经是二十四五的大男人了,一副不文不武的样子,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你才好!”

毕夫人见丈夫报怨儿子,很是不满,马上反驳道:“这怎么能怨小宝呢,我们家孩子规规矩矩处对象,是他们家反复无常戏弄人,你怎么是非不分地说话!”

毕书记听后显得很不耐烦,挥了一下手说:“好了!别说了,你们娘俩一样,越来越骄横,越活越倒流。你俩回旅店去,那些事完了再说,我跟老金有事要谈。”

毕夫人坐着没动,看了一眼金铎对丈夫说:“我又怎么啦!反正我们娘俩什么也不对!”

毕书记此时显得更不耐烦了,又挥了一下手示意她俩马上离开,并厉声说道:“我跟老金有事要说,听见了吗?”

毕夫人见丈夫要发火,没敢再说什么,瞪了丈夫一眼,站起来愤愤地领着毕如索离去。

母子俩离去后,毕书记从抽屉里拿出一盒烟,从中抽出一支向对面沙发中的金铎抛去,然后又抽出一支自顾自地点着吸了起来。金铎也从茶几上拿起打火机将烟点着吸了起来,看到毕书记吸着烟深思的样子,想今天真背运,自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一时不知该向毕书记说什么好。毕书记吸了几口烟后对金铎说:“我说过,他俩处对象我们最好不要参与,尤其是你我这种情况更应该注意。我的这个儿子我知道,他是我最小的孩子,全家人都娇惯他,尤其是他妈。这几年工作忙,对家里的事关心少,对小宝也缺少了管教。”

金铎说:“孩子们的事就让他们自己定夺吧,我们大人也管不了。作为父母,舔犊之情的天性实难控制,我想父母怎么做都在情理中,都情有可原。”

毕书记说:“这事已经过去了,咱们谁也别再想它了。你今天来的正好,关于你想竞选开源市长的事,我已将你的情况向省里有关部门作了书面报告,通过这段时间组织考查,你已被列为重点考核对象,省里很快就会确定最后人选。”

毕书记说到这里停了一下,看着金铎忽然问道:“你这两天还在开会吗?”

金铎看着毕书记的表情,觉得这句话不像似随便在问,想了一下说:“会议已经结束,还有一些相关事情处理了两天。”

毕书记说:“我听说你这几天去见了几位领导,有这事吗?”

金铎马上想到,毕书记此时对他肯定心如明镜,应该实话实说,于是说道:“乘这几天开会的空隙拜望了几位领导。我觉得这种时候应该主动地去见一见领导们,我并不是想着去游说他们,更不敢在此时对领导们有什么过分言行,我只是不想让领导们把我看成一个清高古板的人产生某种误解。”

毕书记听他如此解释点了点头说:“你想的也不算过分,可人们还是说你开始了活动,还是给你造成了一些负面议论。”

金铎想了想说:“我听说他们也在活动,这几天这些道听途说的议论很多,他们到底在怎么活动我不知道,我想谁也封不住人们的嘴,不知真假,不敢在你面前乱说。相对我而言,对领导们是一种纯礼节性的拜见,如果说动机肯定有,但绝不是负面的,如果说这也违反了组织原则,我真地不能理解。”

毕书记看着有些激动的金铎说:“我相信你还没沾染上那些坏风气,我只是在这种特殊时候提醒你要相信组织,不要像有些人去搞那种歪门邪道,不管这次有没有你,都要用正确的态度去对待,因为你以后的路还很长。”

金铎点着头说:“我理解老领导的用心,让我警钟常鸣,这是对我的关爱。你是了解我的,虽然我是个有上进心的人,不管这次有没有我,我都不会气馁,会一如继往地干好工作。”

毕书记听金铎有这种思想态度表示满意地说:“你能这样最好,我们都是不小的领导干部,是站在改革开放时代大潮风口浪尖上的人,一点都不能麻痹大意,越是关键的时候越要把好自己的思想关,不能在这个浪尖上栽了跟头。你说的不错,针对这次开源市长的拟用,是有人在频繁搞活动走门路,这么做是有人可能逞一时之意,但你不能这么做,这么做了,就标志着你这个人走向了反面。”

金铎点着头说:“你说的是,我一定牢记你的教诲。”

毕书记说:“这个事就这么吧,你不要再有其它想法,我们都要听组织的决定。”

金铎已经明白,毕书记并不保证他能胜出,再坐下去也无话可说了。此时见毕书记又拿起了笔去看文件,看了一下表,想到他九点钟要开会,及时起身告辞。

金铎从毕书记办公室出来,回到宾馆躺在床上想,今天办事真是不顺,偏偏遇到了毕夫人母子,受了难堪不说,也让毕书记知道了姻亲关系的破裂,看毕书记恼怒的脸色,对这件事肯定不满,不知是否还会像以前那样支持他。不知谭晓岚是怎么操作的,巧巧跟那个周志强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总在关键时候出乱子。掏出手机给谭晓岚打电话追问,果真巧巧与那个周志强又出了问题。听了谭晓岚的解释后,知道巧巧去了美国,让谭晓岚赶快联系巧巧,务必让巧巧马上联系毕如索进行补救,他那个事这两天就要决定,一定要作好巧巧的工作,千万不能让她再任性,一定要再坚持配合几天,并要求谭晓岚随时将巧巧与毕如索进展的情况向他通报。

金铎和谭晓岚通过电话后哪也没去,一个人躺在床上,一边思考着早上去毕书记办公室的情景,一边等着谭晓岚的电话,一旦巧巧和毕如索联系好了,准备马上去见毕夫人,然后想办法让毕书记尽快知道两个孩子只是闹了点小意见。近中午的时候还没等到谭晓岚回电话,金铎有点等不及了,主动打电话给谭晓岚,可谭晓岚的手机怎么也接不通,这让金铎非常恼火,谭晓岚真地是越来越蠢了,不知她怎么弄了手机。金铎想直接给巧巧打电话,可他上午并没问谭晓岚巧巧在美国的联系方式,真是越着急越误事。

吃过午饭后仍没等到谭晓岚的电话,却等到了开源市办公室打来的电话,说谭晓岚上午出了车祸,伤势很重,现在正在医院抢救,刚才市里有关领导去医院进行了看望,并决定派专人到医院协助进行抢救,他们会将抢救情况随时向他汇报。金铎听了很是吃惊,随即说他马上往回赶,接完电话后马上通知司机开车回开源。

金铎坐在汽车里冷静下来后越想越生气,谭晓岚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这时候出事,关键时候打乱了他的计划。想到毕书记早上暧昧的态度,他竞争市长的事很可能要功败垂成,让他心里有种难以抑制的痛楚。

金铎将头靠在靠背上闭着眼睛,把早上在毕书记办公室的事又从头想了一遍,从毕书记知道小毕和巧巧没处成对象的恼怒上来看,显然也很重视,肯定会影响到毕书记对他的情绪,因为早上已感到毕书记对他有了某种异样。虽然他认为毕书记是个很有原则性的人,不会因为这件事对他改变态度,但人非圣贤,谁也不可能超越人性的本能,如果毕书记把这种潜在的情绪带到他竞争市长的事上,肯定是消极的,会产生一种对他非常不利的负面作用。金铎想到这里,更觉得应该让巧巧赶快和毕如索沟通,可此时谭晓岚出了车祸,他也不知道巧巧在美国怎么联系,如果错过了这关键的一两天,一切都来不及了。

金铎闭着眼睛苦思冥想着,可一点办法也想不出来,难道说他的政治前途只能是副市长的命,实在是不甘心,现在也只能回开源听天由命了,

行车途中,开源医院来了电话,说谭晓岚的伤势得到了控制,人还没有醒来,仍处于危险期中。通过医院对伤情的介绍,金铎觉得谭晓岚的伤势非常严重,不知会不会恶化,能不能挺过这道生死关。不知谭晓岚今年怎么了,老在关键时候出问题,真地是跟上鬼了。

不知谭晓岚在出车祸前是否跟巧巧联系过,如果联系了,说明巧巧现在已经与毕如索做了沟通,事情已经有了转机。如果毕如索不把他俩已经和好的消息透露给他的父母,还是起不到任何作用,只有让毕书记知道才能起作用。金铎想到这里,脑子里忽然闪出个主意,不管巧巧是否与毕如索有联系,他只说他跟巧巧打了电话,知道了巧巧和毕如索还在恋爱,是那个姓周的乱追巧巧引起了小毕的误解,两人吵了几句嘴,闹了点小矛盾,年青人搞对象这是常事,很快就会言归于好。金铎想到这里很是兴奋,觉得这是扭转局面最绝妙的办法,决定晚上再到毕书记的驻地,把这个办法演说给毕书记夫妇,如果有机会,两亲家翁再喝几樽叙叙旧,肯定能起决定性的作用。至于谭晓岚,他回去了也只能看一看,没有实质性的作用。对司机说:“小李停车,咱们不回开源了,往回返。”

<ahref=http://www.*****.com/?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上一章第74章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