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龙辰星域

第13章 雷府

湮石是一种奇异的灵石,而最多出现的地方却是监狱。一般囚禁那些罪恶的修炼者,他们身上的镣铐并非普通的铁链,而是湮石打造的。湮石可以吸纳修炼者的灵力,湮石本身吸纳的灵力会随着时间的增长使自己的体积越来越大。所以一般的灵力者被湮石缠住,就如同普通人一般。没有了灵力的灵力者,宛如折翼的鸟儿。

听着祖书的介绍,野孩子十分困惑。不过以他的智商确实想不出,这湮石的用途,能干什么呢。

“你去偷东西最怕什么?”祖书突然问道。

野孩子愣了下怎么突然问这个,‘扒手’出身的野孩子随口答道:“那当时怕被人发现咯,被人发现可是要吃牢饭的。不过以小爷的身手,还未被逮过呢!”野孩子对这件事还是挺骄傲的,五岁开始偷盗生涯,从未失手。不过野孩子常被老道教育,要盗亦有道。在老道的熏陶下他几乎只偷那些达官富豪的钱财,有时候也顺点刁民的钱。偷完花不掉的钱就捐给了其他的没饭吃的孩子。

虽然火域处于盛世,火主清廉,体察民情。但是最基层的人们还是有吃不上饭的,而野孩子则是‘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只有自己吃饱了才能管别的事情。

祖书不屑道:“你那种小偷小摸算什么,面对灵力者的探知,你根本无处藏身。所以为了之后盗取祖书残片,我需要帮助你掩盖气息。”

原来是这样,野孩子略有所懂地点了点头。很快他又发现了一个问题:“难道,难道你找到了剩余的部分?”在野孩子的思维中,寻找剩余的祖书是件很困难的事情,起码要个三年五载。但是没想到,这么快就发现了。野孩子并不在意祖书的寻找,而是祖书恢复一部分力量后,可以帮助自己觉醒魔纹。

祖书淡淡地说道:“你运气不错,我已经感受到了一丝祖书的气息。方位还有待确定,我现在需要一份,这片区域的详细地图。”

野孩子被当成了佣人使唤,但是他幸苦并快乐着。只要觉醒了魔纹,自己的好日子不就来了。

野孩子在街上寻到了一家杂货铺,经过老板的介绍,拿到了一份域都的局部图。里面标注着各个王族的位置和一些著名的商店。野孩子到处乱转,最终在祖书的引导下,来到了域都的王族区。

王族区也是域都最繁华的地方,也是各个王族所在之处。跑了一天野孩子随便找了家小旅店,准备休息一晚,他没有想到在这里住一个晚上竟是要十个金币。野孩子大怒,这不是宰人吗。而店小二只是眯着小眼睛不屑的说道:“住不起就别到王族区来,就十个金币,爱住不住。”野孩子也是无奈,只好交了十个金币,选了间房间住下了。不过里面的设施确实不差,可以说是很齐全,真是一分价钱一分货。

野孩子倒在松软的床上,询问祖书下一步的计划。祖书回应:“现在差不多确定了残片的位置,现在需要的一个可以隐藏你气息的东西,你现在修为太低,还做不到隐蔽气息。”野孩子再次被祖书打击,能不总是那这个说事吗。

说实话野孩子才六岁就有了决力境巅峰的修为,可以说得上是百里挑一的天才。但是在祖书眼中他真算不上什么天才。

野孩子把口袋里的买来玉石送进了胸前的戒指中,这种细致的工作他是不会做的,只能由祖书准备。

第二天清晨,祖书交给了野孩子一个玉瓶。野孩子小心翼翼地倒出了一点,里面是一些细细的晶体粉末。“这个东西怎么使用,应该不能吃吧。”野孩子凑到鼻子边嗅了嗅。

祖书叹了口气,这孩子能活这么大真不容易,智商怎么这么低。“这东西只需要撒一点在自己身上就行了,虽然不能起到隐身的作用。但是可以避开其他灵力者的探查。”

野孩子有点兴奋道:“那咱们什么时候动手。”

“不急,现在残片的位置应该是在某个王族的府中。毕竟是王族不容小觑,我需要前去看看。今天我们去看看四大王族。”

四大王族,坐落在皇宫的附近。四大王族的祖上当年都是有着赫赫战功的将军,地位显赫。在中古时期,五大域都域主一同消失,火域也是发生了极大的动乱,一些小的附庸国趁着这个时间,开始纷纷倒戈,引发了火域的内乱。为了平定这场内乱,新火域的开创者‘炎君’号召群雄一齐征战沙场,几年后歼灭了无数叛乱者,建立新的火域。而那些功臣也是赏地封王,当年的几大王族更替至今,还剩四个白族,雷族,秦族,即墨族。千年的积淀,这四大王族地位可以说是不可撼动。火域王朝文武鼎盛,立朝一千余年来,造就的王公贵族不知凡几。虽然王族区也存在一些新起的侯爵,但是在这几个泰斗面前还是逊色好多的。

。。。。。。

野孩子这次出门并没有带上蛋蛋,只身一人‘踩点’去了。野孩子年龄尚小,即使在王府的门前瞎晃悠也只是被人当作没见过市面的孩童,没有引起王族守门人的注意,只是稍稍警告。野孩子最后一站是雷族,因为自己本就是修炼雷属性的功法,对这个王族很是好奇。如果能进去偷个几本秘籍也是不错的,不过这限于只是想想。千年的王族若是这么容易被别人偷摸进去,那才是怪事呢。

一到雷族的府前,野孩子体内的雷灵力便是有着跃跃欲试的感觉,雷族中溢出的雷灵力让野孩子感觉还是很舒适的。野孩子看看天,太阳直挂,时间已经到晌午,而野孩子从早上到现在还什么都没吃。不争气的肚子已经饿的咕噜噜地只叫,他饿了一上午,走了这么多的路,双腿已经累的不行,靠着雷府的围墙坐在那里休息。

这时雷府看门的家丁看着,以为他是那里来的要饭的。上前驱赶:“哪里来的小要饭,看见没有,这里是雷族的王府,一边玩去。”野孩子听着不高兴了,他以前在小镇虽然和要饭的没什么区别,但是现在他有钱了。

野孩子气呼呼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回道:“你这个看门的奴才竟把小爷当成乞丐,两只狗眼怎么长得。”

身为雷府的家丁,那人也是有几分骄傲的,自己身在雷府,四大王族之一。即使是条狗也是挂有雷府名号的。“呦喝,小屁孩火气还挺大,我就替你长辈好好教育教育你。”说罢,身手向野孩子抓来。

野孩子脚步一移轻易躲开,然后反手一抓,紧扣住雷府家丁的手腕。家丁使劲挣脱,发现他的手竟是收不回来,野孩子却是纹丝不动地站在那里。野孩子自从达到了决力境的修为,臂力也是增长了不少。

雷府家丁恶狠狠地说道:“小子力气不小,我劝你赶紧松手,否则倒霉的是你。”

“哦,是吗,那我想看看,你如何让我倒霉。”

身为雷府的家丁也是会一些修炼的,那家丁也是有着决力境中期的修为。但是他没想到这么个小毛孩,竟然有着决力境巅峰的实力。即使催动灵力自己也是无法挣脱,脸涨的通红。

野孩子说道:“你就这么想我放开你,好吧满足你。”野孩子手突然一松,那名家丁一直在拼命往后拉,就这样狼狈的倒在门前。

“痛痛——”雷府家丁摔得不清嘴里发出哀号,他指着野孩子:“你小子是来找茬的吧,等着别跑。”灰溜溜地回到府中,看来是去找帮手了。野孩子也不傻,看他离开,自己也打算先撤了,他当然没有妄想自己能和这偌大的雷族相抗衡。

“等等。”心中祖书再次传来声音。

“啥,不走,留下来被人打啊,你也不想我被打死吧。”野孩子对祖书的决定很是不满,这不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吗。

“这里就是残片的所在地,先看看能不能混进去。”祖书沉声道。

野孩子一咬牙:“好吧,拼了。”野孩子心想不就是一顿打吗,只要不打死就行。他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身为王族下手应该不会那么狠吧。野孩子已经抱着被暴打的想法,为了以后的幸福生活拼了!

野孩子双手交叉在胸前,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来吧只要不打死,一切都不是问题。

雷府的大门被缓缓打开,野孩子抱着头蹲在地上,“不要打脸,我错了。以后不敢得罪你们了,求你们下手轻点。”体内的祖书看到这一幕也是一阵头晕,看来这小子真是没有强者的天赋,唉,算了随他去了。

野孩子感到一个人站在他的面前,他不敢抬头看,出来若是个彪形大汉,自己的小身板那里抗的住。

“真的错了,以后还敢不敢再来捣乱了。”那人声音沙哑,野孩子听起怪怪的。

“不敢了,真的不敢了。”野孩子一听,这事还有回旋的余地。

“那是不是叫你干什么就干什么。”

“是是是是,只求别暴打我,我愿意当牛做马。”野孩子的小心思体现无意,借此既可以免一顿打,还可以试试能不能进入雷府当个下人什么的。

“哈哈哈,你可真逗。”这时面前那人却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野孩子抬头一看,一双灵动的眸色大眼睛此时正盯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