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龙辰星域

第17章 朋友

火域平民区南外有一处人烟稀少的石炎岗,以生产一种名为炎石的石头出名。除了一般的开采季节,这里少有人影。

此时却被两个互相追逐的身影,打破了寂静。

被追逐一方漫天大笑,不是嘲讽着身后的人。没错,他就是野孩子,而背后追逐的人自然是石岚。两人在客栈针锋相对,两者之间必有一战。毕竟是在人多的地方,两人不好大展拳脚。

“石岚兄弟,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我家婆娘还等我回去吃饭呢。”野孩子一边奔跑,一边朝后说道。

石岚也不回应,突然身形猛地一闪,瞬间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下一个瞬间,野孩子顿时感觉有一股劲风从自己脸颊划过。

野孩子停住了脚步,因为本在身后的石岚,已经到了自己身前,冰冷的双眼望着野孩子。

野孩子也知道石岚的不凡,虽说年纪差不多。从之前诡异的身法看,此人多半是个世家弟子或是某个大门派的弟子。野孩子嘻嘻一笑:“石岚兄,何必如此认真。人生在世,活的本事一个洒脱。”野孩子的神棍像又开始了。

石岚面色依旧冷漠,简洁地说道:“把我想要的交出来。”

野孩子掏出祖书的残页,在手中晃了晃。说道:“石岚兄,这些都是身外物,不要因为此物怀了我等的交情。”说罢,拿着残页,慢悠悠的朝着石岚走去。石岚不为所动,站在那里,盯着的野孩子的一举一动。

野孩子一步步地接近石岚,突然草丛中亮出一只匕首,嗖的一声直逼二人。石岚欲把剑抵御,却不料这把匕首的目标竟然是野孩子。野孩子发出惨痛的叫声,捂着被匕首击中的腹部,痛苦倒地。

“石岚,没想到,你竟然。。。如此下作。”石岚原本以为野孩子会在交出残片的同时,突然发难

。没想到却被他人偷袭,石岚警惕地环顾四周。却毫无察觉,这样却不是好事。因为石岚知道,无法用灵识探查,偷袭之人必是强过他。

正在石岚环顾四周的时候,地上昏迷的野孩子,嘴角闪过无人知晓的弧度。

石岚脑中闪过无数的想法,难道其他也看中了祖书残页?还是单纯地为了杀害这个人?地上的野孩子小心地察看着石岚的动作,这可是作为一名资深扒手的基本功,察言观色等待时机一次获得目标,并全身而退。

就当石岚的视线缓缓移到另外一侧时,野孩子突然发难。雷字决在体内迅速运转,手化雷刀,斩向石岚。

。。。。。

数百里外的“魂宗”,一座山门隐藏在林中。些许靠近,便是能隐约听见哀嚎声,宛如冤魂般。雾气缭绕的林间缓步走来一个人,轻车熟路地走进山门,人影又缓缓没入雾中。

山门内,几个彪形大汉挥舞着荆棘长鞭,像驱使牲畜般使唤着手下的人。一些身披单薄布衣的下人,身上挂满着刺眼的伤痕。但是,一个人却无视这里的一切,径直走向深处。

他步入一个山洞,山洞内出现一名老者,佝偻着背,点着火把,毕恭毕敬地为他带路。

半柱香后,一个巨大的血池出现在两人面前,老人望着略有规模的血池,脸上洋溢着兴奋。老者嘶哑的声音传出:“少主,这便是修炼“血眼”所需的血池。”

被老人称呼少主的人,一步步走向血池。轻轻解开宽大的黑袍。赤着上身,一步步迈入血池,整个人沉在池底,打坐屏息。一丝丝血气开始慢慢向他汇聚,而且速度越来越快。池中的血水开始明显地下降,鲜红的颜色也渐渐的变浅。

下降的血水临至颈间,一张熟悉的面孔浮出水面。这个被人称呼少主的竟然是白家的少爷——白一。白一脸上慢慢浮现出一丝不满,突然隔空一吸,将老者吸如池中,老者惊恐地在血水中挣扎,不断求饶。

“少主,饶了我,求求少主,饶了小的一命。”

白一没有听见一般,缓缓睁开右眼,那只眼睛已经不是一个正常人的眼睛。血红的颜色,充满这暴戾,杀戮,血腥的味道。

“太少了,太少了。”白一嘴中念叨着,声音中充满着贪婪,他缓缓闭上右眼。四周的血水不断挤进老者身体,老者最后如同爆满气球般炸开。一块块血肉,没入血池。老者化为血池中的养分。

一分一秒过去了,最后一丝血水汇入白一体内,白一脸上挂满着满足。睁开双目,与正常的左眼相比,右眼已经完全化为血眼,令人感到一股浓浓的血腥。而这一丝血腥也注定着火域这片区域,已经免不了一场血灾。而到来的时间,便是白一血眼大成之日。

当然这些事情,远在石炎岗的野孩子自然是不知。

月色正浓,半夏的夜依旧很长。树上蝉鸣,野间蛙叫,一切是那么的安逸。但是此时却被响彻野间的叫声打破。

“小人!放开我!”野孩子依旧靠在树旁,叼着草根,仿佛没有听见。

只见石岚被五花大绑,倒挂在野孩子依靠的大树上。石岚吃力的挣扎,却无法挣脱。此时他惊出一身冷汗,他居然无法运转灵力。

野孩子从假寐中起身,站起身。一张秀气的脸正对着一张愤怒的面庞。只不过,一人安然地站着,一人却是屈辱地吊着。野孩子也不说话,只是微笑地盯着眼前的石岚。那种眼神,没错,是猎人看待猎物的眼神。

野孩子慢慢从怀中掏出一个黑色的小瓶子,那是装放湮石粉末的瓶子。“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湮石的粉末。如果一个时辰内你还想逃的话,尽管逃。再提醒你一句,那绳子并不是普通的绳子。”石岚也是知道,湮石都是用来制作关押灵力犯人的镣铐。现在自己身上应该被撒上这些湮石的粉末,无法运转灵力。而自己也尝试了靠肉体力量挣脱,也明白,这家伙将自己所有的逃脱法式全部封死。

石岚面对此情况,只得妥协:“你想要什么。”

野孩子一边拾柴一边说着:“首先,你是谁?来自那里?为什么盯上我?”

擦,野孩子燃起火,从储物戒拿出饼状的食物,熟练地插好,放在火堆旁。

野孩子的问话结束,野间又恢复了宁静,只有柴火的爆鸣声。时间不断流逝,烘烤着的食物飘逸出淡淡的香味。野孩子虽是修炼之人,但是只能算个练家子,还达不到辟谷的地步,还是要食人间烟火。此时还存在一个要食人间烟火的人。

野孩子无视了石岚,又拿出来几个说不出名的野果,轻车熟路地挤出果汁,均匀的洒在食物上。果汁激起一阵香气,无良的野孩子还特意用手扇动。挂着的石岚也是紧皱眉头,不是因为被禁锢,而是因为他确实饿了。之前在客栈,只是喝了几杯茶。

野孩子看着石岚别过去头,也猜出了大概。伸手拔起一根烤熟的肉饼,大力嚼了起来。不断的啧嘴,不时的称呼痛快,变相地折磨着石岚。野孩子还是很享受这个过程的,但是石岚就是不服软,也令野孩子十分不爽。

最后野孩子,拿起一块肉饼,走到石岚面前晃悠。石岚确实双目紧闭,野孩子跳起一拍,“啪——”清脆的声音飘荡在野间。这突如其来的一下燃起了石岚的不满,野孩子不理会石岚,伸脚一踹。石岚如同钟摆一般,前后摇晃着。几秒后,野孩子伸手停住他,问道:“服吗?”

“不服!——”,接下来又是一脚。“服不服。”“不。。。。。。。服。”

反复十几次后,石岚终于坚持不住,无力的石岚虚弱的说道:“放我下来,我要打扁你。”

“行。”野孩子回答很干脆。解开了石岚的绳子,结果可想而知,石岚被重重地摔在地上。

还未等石岚说话,野孩子朝着脸面就是一拳,接下来两人扭打一团。

似乎这两个少年根本没有那么多心思,打完之后,野孩子依旧靠在树边,而石岚却在疯狂地啃着肉饼,毫无风度可言。

“我来自外域,是受教派长老命令,寻求祖书残片。我相信你也知道,那金色残片的不凡。”石岚终于说出了一些关于他的消息。

野孩子依旧无所谓地看着星空,淡定地说道:“那东西对于我很重要。”“真的,很重要?”“嗯”

简单的话语,不足以让两人成为朋友。但是,朋友是从干架中得来的。于是这两位少年,踏上了寻求祖书的道路。

野孩子似乎看穿了石岚单纯的心思,觉得这人还是有点用的,毕竟自己虽有祖书器灵,但是缺少情报,而石岚的出现恰恰弥补了。这也是野孩子没有立即夺取石岚身上残片的缘由。

而这一点小心思,不仅仅救了他一条小命,也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因为这位叫石岚的少年身上有着太多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