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龙辰星域

第19章 未来的路

野孩子和石岚回到小镇,并没有立刻展开搜寻祖书的动作,按照野孩子的说法。磨刀不误砍柴工,所以他们选择了当地几个豪华的酒楼大吃了几顿,最后结账时,野孩子野性大发,当场耍酒疯令得石岚不得收拾惨剧,草草付账。连续两次后,石岚实在是不想被这家伙继续坑下去。于是,他和野孩子商量,希望下次吃饭他来付账。野孩子一听,翻了翻白眼,随口就答应了。石岚觉得这样还是不妥,还要求野孩子不得再喝酒。野孩子未等石岚把要求说完,就拖着石岚走进了又一家酒楼。

起初吃的还算比较平淡,两人聊了聊各自的事情,也算是个大概的了解。单纯的石岚,修炼的天赋至少现在看起来不差,那身法野孩子也只能说望其项背。论起阴谋诡计,两个石岚都不行,只能说损友毁一生。谁能料到,野孩子在酒楼突然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和其他的客人发生冲突,别看境界虽低,脾气却不小。无奈的石岚只好再次付账,拉着野孩子离开酒馆,以免再生祸端。

闹了一天,石岚确实郁闷,准备重新考虑是否要和这样的人合伙一起寻找祖书。夜深,两人在旅店中打坐吐纳。石岚心有所想,未能全心投入。而野孩子也只是装装样子,盘腿坐着,用灵识与祖书对话。

“这片区域,还有祖书残片吗?”野孩子询问道,雷府自己不方便回去,而时间对于他很是宝贵,因为他自己也是知道自己的身体仿佛像一个定时炸弹。所以,如果不能寻到,那么他将离开这片区域。

“此处,应该算是火域的中边地带,算不上边界。我也感知过,但不能确定,因为现在的我实在太虚弱了。大概有三处地方值得我们一去,而其中较为可能的地方就是在离石炎岗十几里外的雾林山脉。”一张野孩子之前买过的地图,投影在自己的脑海中,而其中有三处被标记的闪光点。

这时,石岚突然开口,“我要离开这里,既然知道这里的残片在你手上,我现在在这里也没有了意义。”

“你知晓残片的下落?”野孩子回应到。

石岚没有说话,沉默一段时间后:“我要向南边走,你呢?”

野孩子说:“那太无缘的,我要向北。石兄,真是和你有缘无份啊。”

野孩子心中也是有些惊讶,南边确实有一处,可能存在残片的地方。但是,如果现在去的话,也不好和石岚同分,因为两人由同一个目标,存在利益上的冲突,野孩子也并没有,打败石岚的自信。而石岚心中想的也是如此,虽说如此,但他还是没有放弃野孩子手中的残片,这些只能放一段时间了。

第二天,野孩子将石岚送到了南边的林外,草草的告别,石岚轻轻的拍了拍野孩子的肩膀,“别过。”

野孩子抱拳示意。

石岚身影跳动在林间,几个瞬间便是消失了。野孩子摸了摸被他触碰到的肩头,笑了笑。眼睛望向远处的天空,“真是期待下一次相遇,希望你已经拿到了那边的残片。”

远离的石岚还自信地想着,等自己获得南方的残片后,就回来夺走野孩子手中的残片。但是他却不知道,野孩子身为祖书器灵的主人,器灵已经知晓他的小动作。

祖书发话:“不用我消除他留下的东西吗。”

“不必了,他日等他来寻我便可,也省的我到处找他。咱们不是还有别的事情吗,魔纹的事情还未开始呢。”

“确实,以现在的你,对付他还有些不足。魔种已经种下快半个月了,可以开始下一步了。我还需要几种药材,你去帮我弄过来。”

野孩子苦笑道:“我哪里有钱买药材啊,之前从白家人手中拿到的,已经交给叶三娘她们了。不然我还会骗吃骗喝到现在?”

祖书说:“那就是你的事情了,再见。”祖书扔下几种野孩子听都没听过的药名就沉默了。

野孩子泪流满面,又开始了苦逼的生活。

下午野孩子拿着清单逛了逛坊市,发现这几种材料不仅是贵,而且还有两种,他都没有找到。打听一下,这两种药材算是较为珍贵的,基本都是有价无市的情况。这令野孩子头晕了,修炼真是个少钱的活,自己修炼可是为了娶媳妇生娃的。现在自己一贫如洗,唉,都是泪啊。

野孩子数了数上身剩下的灵石,也就几块了。然后他继续察看自己储物戒中,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卖的。无意中,他看到一块精致的牌子,他这才想起来,这牌子是那是穿越荒山时,一位白衣少女赠与的。依稀记得,那是叫什么学院。再看牌子,生动地刻着“求是”两个大字,两字端正大气,毫无奢华委靡。野孩子立即想起了那位大汉,不禁嘿嘿一笑。

在家靠道士,在外靠朋友。

野孩子咬了咬牙,又踏上了回火域,域都的传送阵。野孩子的腰包被这一次传送消减地只剩皮包骨了。心疼的野孩子大呼:“荷包,你怎么了。你怎么变得这么瘦了。呜呜呜——。”

祖书:“。。。。。。”

火域依旧是那个火域,这个国家现在不会因为野孩子的离开而变化,更不会因为他的存在而变化。为什么?将一颗沙粒投掷向大海,会如何,海平面依旧如此,即使泛起依稀涟漪,不过是过眼烟云,谁会在意。若是狂风暴雨带来的海啸,谁人不知,而带来暴风雨的总是当代豪杰。在历史的尘埃中,又葬了多少豪杰。一将功成万骨枯,英雄的诞生,背后又有怎样的血泪史。

生活在如此的世界,不需要叹息,不需要抱怨。火域王朝历经千年,任任域主,都乃豪杰,枭雄。可能凡人都在羡慕,他们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但是如果他们真的没有能力,他们能保住手下的财富,地位吗?

火域第二任域主,在乱世中,带领一方开疆拓地,将蛮夷逼退至万年绝壁。为了生存,没有正与邪。只有能力,适者生存,优胜劣汰。

第三任域主,顶着域内叛乱,连斩亲子数名,身为人父他注定背上骂名,但为了国家为了民族,他的佳名必将流传。

第三任域主,开创文化精神让人们有了信仰,让碌碌无为的人们觉醒,不再是整天的醉生梦死。

第四任域主,在其他四域飞速发展的同时,选择了加强域与域之间沟通,他让国人知晓竞争,知晓我们还有敌人,竞争者。

第五任。。。。。

火域发展至今,为了激励后人进步,由天机府的每任天机大人公布三大榜单。

青铜榜。

白银榜。

黄金榜。

还有最后的王者榜,这些人都是站在世界顶端的人。

能进入榜单的人,都是万中挑一的人杰,这份荣誉他们引以为豪。而为了进入这个榜单,他们不断努力着,冲击着,留下自己的名字。人生的辉煌不仅仅是活时的风华,还有凋谢的残留,人们能记得,记得那个曾经引领时代的人,那个万军从中脱身而退的人,那个人们一直敬仰的人。

未来的路,很长,需要自己走!!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