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龙辰星域

第4章 万界决

狼狈的少年机械式的看了看四周,却空无一人,“你是谁。。。。。。”

那个声音并没有回应,那片空间又回复了宁静,仿佛之前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少年双手无力的垂着,双手鲜血不断滴落。“嘀嗒——”声音回响在寂静的空间里。

古老的声音再次传出:“来吧,来吧,到这里来,这里你能得到吾的力量。”声音充满着吸引力,仿佛前方即使是火坑也要顺从。少年一步一步朝着光壁走去。像着了魔一般。但这次没有被光壁弹回。畅通无阻地来到了光壁的内部。

光壁内部温度比外面低了不少,少年不断呼出雾气。少年垂着头,散发遮着他的双眼,嘶哑的声音:“是你吗?我需要力量,我愿意,愿意付出一切。”

话音刚落,这时半空的黑色水晶表面不断泛着波动。光壁内不断有黑雾涌入,一团黑雾乘着少年缓缓上升。很快,他便是来到了水晶跟前。他身前的水晶不断向外面溢出黑雾,少年行走在黑雾中,径直向其走去。

“血,血。。。。。。”古老的声音再次出现,但这次仿佛无力了几分。看来将一人带入这片空间内,消耗了他不少的力气。少年伸出残破不堪的血手,缓缓超前方伸去,这一刻仿佛永久。

就在野孩子惊讶的目光中,少年的手终于触及禁忌,手心冲来寒冷的感觉,仿佛掉入了千年寒冰地下的死水般。

漆黑的水晶红光弥漫,表面的波动愈演愈烈。水晶漂浮在空上下浮动着,其中封印的即将出现。突然,红光停止,水晶表面裂痕不断,破裂的声音传出。“轰———”

沉睡的万载的暴君临世。一阵黑风袭过,直接将少年卷到半空中。一团浓浓黑雾向着少年爆射而去,黑雾中一双赤红的贪婪地看着空中的猎物。黑雾不停的向少年四周聚集,黑雾通过七窍疯狂的涌入少年的体内。

黑雾入体刹那,少年双目暴瞪,浑身一僵,口中发出凄惨的尖叫。一道道黑光,成千上万,如同电流般,扩散到他的全身。无穷的黑色浓雾包裹着他的身体。

这时,一声响彻天际的鸣叫从远方传来。五彩光华的神鸟出现在半空中,神鸟有事一身鸣叫,四周圣光万丈驱散黑暗,圣光斩断了涌入的黑雾。黑雾似乎十分忌惮圣光,聚集在一起远离神鸟。

空中的少年缓缓落下,同样的身躯,同样的面庞。然而透露出来的气质确实截然不同。一个年轻朝气,一个却是万年沉淀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枭雄霸气,睥睨天下,纵横无敌。

“青鸾,万载不见。”少年口中发出苍老的声音,而那声音就是指引少年的声音。

神鸟拍翅落下,俯视着眼前的男子。缓缓张口宛如神音,虽然只有两个字,却蕴含着无限的敌意:“饕餮。”

饕餮睁开双眼,通眼墨黑,毫无一丝亮光。开口说道:“上古一战,麒麟舍身阻止我,如今我不是又站在这里了吗,我要证明我才是对的。”看着眼前的青鸾敌视的眼神,漆黑的双眸微微眯起:“如今你也要走他的老路吗?”

神鸟双翅张开,掀起一阵狂风,而饕餮还是那么镇定自如,依旧神情漠然地矗立在那里。青鸾说道:“当年麒麟为了天下苍生,化身为印,欲要封你万世千载。”

“好一个为天下苍生,如今我看,谁能阻止我。”

就在这时,整个空间全部静止,画面定格在一人一兽的对峙。。。。。。

野孩子突然感到四周开始扭曲,随后被一股强大吸力吸走。

床榻的上的野孩子猛地起身。

正在对着镜子剪鼻毛的老道被吓了一跳,手一抖。只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直冲大脑,老道捂着鼻子蹲在角落,嘴中不停得发出哀号,“哎哟——哎哟——”扯下一点纸塞进鼻中,此时的老道滑稽无比。

老道怒斥道:“发什么神经啊,突然起来,把老夫半条命都吓没了。”

床上的野孩子还沉浸在刚刚的世界中,没有回过神来。“程林,程林,程。。。。。程亦。”野孩子兴奋地跳下床,握着老道的双手,又蹦又跳。老道不解,还以为这孩子脑子烧坏了,不过他也没发烧啊。

老道挣开野孩子的双手,“你又发什么神经,吃多了?”

野孩子缓和下心情,一脸激动地对老道说:“死老头,我知道我名字了,我取回记忆了。”

“啥,你取回记忆了?”这次老道真吃惊到了,难道这野孩子自己破开了封印。不对啊我只是帮他打破了几处影响他修炼的印记,可整体上那封印还是很结实的,就凭着这小家伙的实力,还不足做到这一点吧。令老头子更加吃惊的还在后面,野孩子小拳头紧握,淡淡的青光散发出。

“决力境。”区区的决力境在老道眼中根本看不上眼,但是眼前的小家伙才几岁啊。

百年难见的天才——六岁决力。

“小鬼,我记得你是没有修炼过任何功法的吧。”老道回过神问道。

野孩子洋洋得意地摇了摇手指:“我乃万世难得一遇的天才,昨天夜观星空,突然有感而发,独创了一功法。”

老道听这说话的方式怎么那么熟悉,但是回想了半天也不记得是谁说话这么不要脸。老道聪明一世,却没想到野孩子把自己吹牛的本事学来了。

老道二话不说朝着野孩子的屁股用力打去:“还不说实话。”这巴掌蕴含着一丝灵力,疼得野孩子满地直蹦。

野孩子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现在自己能修炼了,再随便修炼个几年,十个老道也不是自己的对手。只好乖乖坦白,在自己找回为数不多的记忆中,就存一部修炼的功法。

《万界决》,万界正气,唯我独尊。

野孩子向着老道阐述其大概内容,这部功法共有风雷水火土五篇,其内容浩大,复杂繁琐,晦涩难懂。

野孩子口中念出一段口诀,他身上传出浩然正气,如同太阳的光芒能驱散一切。

万界之意,顾名思义,集万物为一体,包罗万象。海纳百川。而此时的野孩子能修炼的,如今也仅限于其中的“风字诀”。

灵力的修炼在星域不知道流传了多少年,传承至今出现的功法不计其数。

功法的选择无外乎两点,第一功法的阶级,第二就是与自身的契合度。前者一目了然,同样的力度铁剑发出的威力自然是比木剑的大。后者则就略有讲究了。

比如一个水属性体质修炼者,一般是不会选择与自身属性相克的功法。若是胡乱修炼不仅事倍功半,最后还有可能引起经脉冲突,体内“灵域”崩塌。

当然在这世间也不乏一些特殊的体质,比如响彻火域的圣体——当今火域域主的“空灵体”。外界流传,这种逆天体质几乎可以修炼任何功法,天生能对多种属性进行融合。

万古至今,各种圣体百出。他们打破了人体的桎梏,走上修炼之路,书写一段段神话。

野孩子以前听过老道说过自己是风属性的体质,野孩子虽然没有修炼过,但是也是知道贪多嚼不烂的道理。虽知道万界决厉害,但是短时间内是不会修炼其他属性的。

“咦——”野孩子惊异道。

“怎么了”

“这部功法就像是刻在我脑海中一般,字字清晰可见。我刚刚在脑海翻阅了下,这部功法的最后有着一段话——万界化一,无为堪破;相生相克,莫敢称首。”

如此强大功法却不能傲视群雄。野孩子心到难道还有更强的功法。

想着想着,口水又是流了下来,典型的吃着碗里的看着盆里的。

“哼小子,这部《万界决》放在上古也是一部难得的法决,你就知足吧。”老道一眼变看出了小孩子心中的小九九。

“那部所谓的‘无为’你就别想了,估计你这辈子也不可能见到。”

野孩子一听这还能忍,堂堂第二的功法自己都得到了,第一的还会远吗。“为什么,为什么。”

“那部《万界决》的创始人应该是见过修炼《无为经》的人,其中‘无为’所指应该就是上古飘渺仙术之一的‘无为经’。”

“无为经,很牛吗。比我的《万界决》还要强。”野孩子眼中泛着炽热的目光。

老道捋了捋胡子,很有深意说道:“《无为经》能成为飘渺仙术之一并不是因为它拥有毁天灭地的能力,而是化一切为虚无。”

一切皆为虚无,此谓无为。。。。。。。

野孩子倒吸一口凉气,这么牛。迫不及待地问道:“这部经文现在在那里,老头子快和我说说。”刚抹去的口水再次流下来。

老道看着这娃子一脸的禽兽态,不禁为这孩子的未来的路感到担心。这孩子究竟和谁学的,这么极品。

要是野孩子知道老道这么想,一定会反驳,还不是和你这个无良老道待一起时间久了,我原本白纸一般的心灵,就这样被你玷污了。

老道看了看野孩子,笑着摇了摇头,继续道;“上古飘渺仙术早已失传,一旦现世还会等着你,那些大能者还不为此挣个头破血流。”

老道却不知道未来的一天这极品的野孩子还真见到。。。。。。。

野孩子嘀咕道;“没有关系,第一的功法没有了。现在我这第二的功法才是最牛的。”

老道:“你还能再不要脸点!”

野孩子:“你这是嫉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