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古言一路求死

第22章 春风一度只两面

第二十二章

我们一路向靖国赶去,身后还跟这个名为申明明的小尾巴。真不知道这姑娘怎么想的,不论夏无双怎么表示他的厌恶,姑娘就是非跟着不可。

坐在火堆旁,夏无双靠着树抱剑养神,申明明照例痴痴的看着他发呆。我抓着手恨声道:“怎么现在还有蚊子,咬人真狠。”萧笙顿时两眼放光:“你被蚊子咬了?”我点头,我没得罪过他啊。

萧笙打开药箱,翻出三个药瓶,递给我一个说:“试试这个。”我愕然,不就是蚊子咬了一口么?萧笙看我不接,沉下脸道:“你不会是想食言吧,可是你自己说要为我试药的。”我这才明白过来,指指他手里的药瓶:“三个都要试?”萧笙沉脸点头,我赶紧把手递过去,这位爷可不能惹。

眼睁睁地看着萧笙在我手背上涂涂抹抹,我小声道:“其实,就是蚊子叮了一下。”萧笙扔开我的手,略带赌气的说:“那怎么办,总不能把你药病了再给你治吧。”

原来萧大夫曾经为了我这么纠结过,也是,好不容易有个自愿试药的,又是个吃嘛嘛香,牙好胃口好的。我叹道:“其实,你要是不忍心用人试药,可以用动物来试药。”萧笙瞪大眼睛道:“动物就不是生命了么,怎么能这么残忍!”

我撇嘴:“那也没见你吃素,再说,如果为了钻研医学,用动物试药就不是虐待。”萧笙瞪眼:“无稽之谈,谁人说的?”我白眼:“我说的。”萧笙义愤填膺:“想不到你会有这么残忍的一面,算我看走了眼。为了不给我试药,就想出这么恶毒的办法来?你可以明说,我不会勉强别人。”

说完收拾药箱,靠树坐下,闭目假寐。我张大嘴巴,我这就成了恶毒的女人了?国家规定的好不好?我哪有那能耐想出什么恶毒办法?

看一下那两个人,唉……一群陷在自己世界的人。我整整衣服,抱胸靠树入睡。

第二天,一整天萧笙都不理睬与我。我郁闷,怎么成了这样。“二哥,我们虽说不是相知甚深,但也算是有些交情,我至于为了躲避试药干出伤害他人性命的事情么?”萧笙气愤道:“但你想害了动物的生命。”我扶额:“花草树木是不是生命?猪鸭牛羊是不是生命?你往后还不吃饭了?你可以用老鼠研究啊,国家到时候还杀了坏人呢,你就当除害还不行啊?”

说完不再理他,没法交流。冲夏无双冷声道:“你也认为我残忍?”真要是这样,我自己单走算了。是要逃命,但也没必要在这心口不一,大家别扭。夏无双面无表情道:“我又不是大夫,我可是走江湖的。”我放心一笑,这就好。挑衅地看了萧笙一眼,萧笙冷哼一声,转头看向别处。

嗯哼,难怪你在江湖上没名号,嗯,有还是没有?“萧笙,你在江湖上什么名号?”萧笙不搭理我,倒是后面的申明明道:“萧笙?江湖人称圣手萧笙,师承圣医袁思成。”我惊讶,原来江湖上这么有名。申明明还在自己喃喃自语:“萧笙?那……少侠就是‘辣手摧花’夏无双?”喃喃完自己拍拍胸口,直道好险好险。

咂舌:“申姑娘,你怎么对江湖事这么清楚?”申明明楞楞道:“啊?啊……我从小就好奇江湖,所以很关注这些。”说完状似一呆:“那姐姐就是胡柠女侠了?”我点头。申明明气愤道:“大哥有什么不好,你为什么要逃?”

我傻眼:“你大哥?”申明明支吾一下,突然理直气壮道:“因为从小崇拜他,所以喊他大哥。”我再问:“那你与他熟识?”申明明一顿:“不认识,我们没见过。”

撇嘴,盲目追星族。申明明继续纠缠:“你还没说为什么呢。”我无语,我是不是就是那个毁坏明星形象的不入流小演员?我深沉道:“大人的事,你不懂。”申明明涨红了脸:“我十五了,怎么小?哪里小了?你快说为什么。”

我头疼:“申姑娘,这个好像不关你的事吧?”申明明气愤地一边甩鞭子一边大声道:“怎么不关我的事。”我傻呆呆地看着鞭子甩过来,知道应该躲开,但就是一下也动不了。眼前人影一闪,夏无双挡在我面前,抓着鞭尾冷声道:“姑娘,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我可不想带着个随时会冲我们甩鞭子的人。”

申明明顿时眼圈一红:“我,我……是她先辜负大哥在先。”我碰碰夏无双:“算了,她也不是故意的。”夏无双不理,还是冷瞪着申明明,最终,申明明咬唇跑开了。

我心下难过,难道今天是我的倒霉日?怎么把人都得罪遍了。我闷闷地跟在他们两个后面,状似自语实则说给夏无双听:“申姑娘自己跑走,不会出什么事吧?”萧笙不屑道:“这时候装什么仁慈,她没遇到我们之前就是一个人,还有,你不也就才认识她一天么。”

我望着萧笙的背影轻笑,面冷心软,昨天还骂我冷酷,今天就知道安慰人了。

当晚,我们赶到一个城中落脚。桌上的气氛不是很热烈,我也不敢开话,低头往嘴里扒饭。旁边传来一个蛮横女声:“小二,拣招牌菜来两样。”我一乐,就知道这丫头不会舍弃夏无双那张脸。

五日后,即八月十四,我们在快到靖国时停下来,不得不停,必经之路的镇子已经被封,因为瘟疫。我心下惶惶,从没想到会接触这些致命的东西。

落脚在隔壁镇上的客栈,我们三个坐在一个桌上吃饭,申明明坐在另一个桌上把碗碟摔得啪啪乱响。这几天,我们都是分桌而食。申明明在白天紧紧跟着我们,怎么甩都甩不掉。让我想到项秋的迷踪香,话说,我不是被下了迷踪香么?为什么项家人没有找来,连吕家人也没再出现。

“二哥,你可钻研过迷踪香?”萧笙道:“迷踪香?当然知道,追踪药。你想用来干嘛,不是很难配的药。”还真有,我继续问:“多长时间的药效?”“看分量,最多也就一天多一点,怎么了?”我一噎:“没什么。”项秋!混蛋,吓我。再一想,也不能怪他,是我自己吓自己。

晚上躺在床上,难以入睡。望着窗外的圆月,明天就是中秋,不是没在外面过过中秋,只是这次格外凄凉罢了。渐渐感觉越来越困,好累,不对劲,使劲制止自己睡着,但还是抵制不过,昏睡过去。

再次恢复意识,就见一个长发披散的男人俯在我身上前后顶撞。定睛一看,大骂:“项秋,你混蛋。”发出的声音绵软无力,抬手想要打他,偏偏全身一丝力气也无,呼吸短促,胸口发闷。咬牙:“你给我下药?”项秋用力一顶,嗤笑道:“别这么说,只是让你少出些力气罢了。”我闷哼一声,“卑鄙。”“只是提前行使丈夫的权力而已,难道等你做了别人的夫人再来娶你?先是陆林,后是夏无双,你倒是忙得很。”

我无言闭眼,难道到现在了还要多骂他几句解恨么?只希望快点结束。静下来到感觉疼痛难耐,眼角渗出泪水,娘的,刚见两面。

项秋语带煞气:“胡柠,放聪明点,这样对你算是仁慈的了。”说完翻过我来,加快速度。我受不了,大喊:“停……停下。”项秋不理,只管自己尽兴。“项秋,我胡柠这辈子要是嫁给你就不姓胡。”背后传来轻哼声:“当然不姓胡,是项胡氏。”

背后传来“嗯”的一声,体内的物什一阵痉挛。我被压在床上,“你给我起来。”“没力气了,要是你有力气就自己推开。”我愤恨:“我恨你。”“那可不行,你可是我的娘子。”感觉一只手在抚摸我的头发,顿时鸡皮疙瘩起了一地。

“知道么?”背后传来低语:“知道上天没有抛弃我那天,我开心的无以复加。但你为什么不能乖乖地等我娶你过门呢,是感觉我不如陆林?哼,他不过是有个武林盟主的父亲。论文才,论武艺,我都比他强多了,他能给你什么?但我什么都能给你,这样还不够么?”

说到后来声音越来越低,最终只传来轻缓地呼吸声。本来就感觉呼吸困难,现在更是没法呼吸。强撑起身,勉强把项秋掀到床里面,晃晃头,抬起头找衣服。不是在客栈里,屋内装饰很雅致,但一看就都不是凡品。地上镶着平滑的黑花大理石,大理石上散落着男女式的衣服。

扶住床边,伸手去够衣服,往前再往前。靠!不就是个衣服么,扔这么远干嘛?还差一点点,再一用力,身下一个不稳,我翻身摔在地上。第一感觉是:真凉。倒不是很痛,只感觉如坠冰窖。虚弱喊道:“项秋。”但好久不见他有所动作,再喊:“项秋。”还是不见动静。

苦笑,刚刚还说我是他娘子,这会就睡得像个猪。还武功不比陆林差呢,就这点警觉性。

<a href=http://www.*****.com/?a>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