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天元神主

第40章 逆转周天

“倒过来修炼?一不小心就会走火入魔,这不是自寻死路?”石头摇摇头,很是拒绝地道。

“死也是一种生,你若想死那就去死,你若想生那就生,命是自己的,你的命由你自己来决定,是生是死?”灰袍人淡淡地道。

“一逆十分九,二逆十分八,三逆十分七,四逆十分六,五逆半分,六逆十分四,七逆十分三,八逆十分二,九逆十分一,十逆天下。”

每一次逆转周天都有一定的危险,这也是武者一生决定命运的机会,一般的武者都能三逆周天,资质忧者可五逆周天,最强的可达到八逆周天,而九逆周天只有古人才能达到了。五逆与六逆之间是一个较大的分水岭,无数武者在五逆失败,所以能称为天才的几乎是能六逆周天的武者。

逆转周天只要达到十个周天就可随时开始,但过程漫长无比,短则几天长则几年,传说有一位天才九逆周天竟用了十年,最终一鸣惊人。石头心中稍微想了想就立即明白过来,敢于与命运拼搏的人才能成为强者,而那些懦弱的人永远也不会成为强者,五逆周天的成功率只有一半吗?说明还是有机会的。

“大仙,我决定现在开始。”石头沉声道,心中做出了决定。

灰袍人停顿了一下,道:“你可要想清楚,跨出这一步就不能回头,你真的做出了决定?”

“我……我。”石头脸上阴晴不定,武者在他看来是一个高尚的职业,修到一定程度就会腾云驾雾,开山造海,得长生,但要面对的却是时时都能扑过来的死亡,所以他心中一定有一点顾虑,但马上就将那些顾虑通通扫去,再次凝声道:“我不想做懦弱的人。”

“不愧为我系看中的人,未来你会为自己做出这个决定而感到荣幸,但命运给你的时间只有一年,只有一年。”灰袍人再次强调道,一挥手飞毯便停了下来,一层层薄膜似的光罩在其周围形成,不但掩盖了石头逆转周天的气息,也做好了强大的防御。

万事开头难,一逆周天往往是最难的,有人曾言,九逆不如一逆,也是有依据的,连一逆周天都没达到的人此生走武者之路将是其他人的千万倍,能达到九逆无疑是痴人说梦,除非那人手段通天,不然不会有什么成就。

一逆周天的过程是痛苦的,这是一逆周天过的武者共同认为的,那种钻心的痛既漫长又危险。相反石头一逆周天时并没有感到多大痛苦,主要是他的血肉强悍,这点痛对他来说只是千千万万只蚂蚁在挠,但时间却已经过去了两个月。

接下来半年石头才逐渐完成二逆周天,时间对他来说实在是太短了,最终到了一年期限,石头仍是停留在二逆周天上,但三逆周天却是不远了。但灰袍人二话不说的打断了石头的行动,这让石头很是气愤,因为逆转周天一位武者一生只有一次,如果再给他几天时间他一定能达到三逆周天,如今来看二逆周天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在战场上敌人会给你机会吗?生与死只是一瞬间的事,敌人不会给你杀死他的机会。”灰袍人看不清表情,声音沉重地道。

石头只知理不在他这边,也不说话了,只是心情有些沉闷,其中也包含着几丝不甘心,但更多的却是灰袍人所说期限的含义。

为什么只给我一年的时间?

他为何要让我修炼?

他为何要带自己来到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地方?

一切问题都像十万个为什么萦绕在他的脑海里,无法得到解答。

“到了。”灰袍人突然说道,石头下意识地抬起头一看,并没有什么东西,登时觉得奇怪,什么到了?

但下一刻,石头却张开了小嘴,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在他的面前竟然凭空多出了一块大陆,高山流水,新意盎然,高山下分布着一个个奇怪的又好像是平顶房子的物体。从石头的视角既可以看到大陆的最东方又可以看到大陆的最西方,可以说是无敌视角。

“抓紧飞毯,我们要转到后方去,别问为什么?”灰袍人话罢就操控着飞毯极速向西方向驶去,石头差点没反应过来,只有牢牢地抓住飞毯,心中更是不平。

“咻咻”几声突然从石头耳边响起,只见几只可以粉碎空间的箭矢“呼”地从他脑袋边闪过,石头大叫一声,可惜他的一撮头发却没了。

“不好,被发现了。”灰袍人大呼,一层光罩再次从飞毯周身放出,几只锋利无比的箭矢猛烈地击在光罩之上,霹雳一声巨响,光罩破碎,但飞毯却以平常百倍的速度消失不见,只留下淡淡残影,而石头此时也因为受不了此等速度而暂时失去了知觉。

“报告,发现入侵者。”

“报告,入侵者正向西方疾行,有强大防御飞行宝物。”

“全族警戒。”

“铛铛铛”

古老的大钟敲响了一次,每一次都带着来自时间的古韵,此钟直出现以来仅仅敲响了二十三次,此次是二十四次。

西方向,正在以光速前进的飞毯在这一刻,附近出现了多位拦截强者,灰袍人冷笑一声,此战难免,他早就想过会有怎么一天了。

“老古董,你快带这孩子去后山刻碑,我的使命就快要完成了,我真高兴啊!哈哈哈!三号,四号,我马上就会去陪你们,你们不再孤单。”灰袍人一掀长袍,战甲附身,胸前的“兵”字刹那间消失,无尽威势在他周身腾起,一道视死如归之气勃然而出。

“主人,你要保重。”飞毯竟然开口说话道,虽然它不忍离去,但他也明白灰袍人的意思,这一刻已是他们的最后一面,不多说话,飞毯带着石头继续向着前方疾行。

“战吧!为使命而生,为使命而死,是我永生的荣耀。”灰袍人八号御空而行,呼啸一声来到一名拦截者身前,一掌轰碎了他的心脏,接着身形一扭,来到第二位拦截者后方,一指崩裂了他的身躯,果断的斩杀敌人为自己博得先机,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这时九道绚丽的长虹突然从远处袭来,一瞬如丝,骄阳撕裂,九道狂烈攻击如飓风席卷而来,轰杀在八号的身躯之上,而八号只是闷哼一声,转而对着面前一人攻伐而去,而那人也不是什么软柿子,一道惊天的火焰从他身后升起,于八号碰撞起来。

“绝杀”

冷鸣一声,寒意纵横,一道绝杀之意径直从那使用火焰之人身躯中贯穿,那人双眼空洞,火焰熄灭,坠落虚空,顷刻间便没了生息,其他八人心中一寒,好强的神通!竟能化意念为攻击,八号嘴角划出一个美妙的弧线,接着从战甲内伸出一只锋利的手,他有着三只手!那只手如果是普通人一定瞧不出什么,但现在剩余八人皆是高手,怎么感受不到那只手所蕴含的恐怖力量,能如此轻松地操控着这股力量的人,不会是无名之辈,如果是聪明人仔细想想就能知道面前此人的身份。

“三只手,绝杀之王,你是绝杀八号。”那人话刚说完,一股狂暴的绝杀之意便向他肆虐而来,那人慌忙抵挡,但最终绝杀之意只在他身上留下一个不大的伤口,他心头松了一口气,当他马上面色一沉,突然嘶吼一声,全身的血肉如同被快刀绞杀般立刻化为乌有。

“绝杀之意已经入侵到他的体内,绞杀了他的心脾血肉,他不是我们能对付的,如今只有困住他,等待族中强者到来。”九人仅剩七人当中的最强者说道,其他人点点头,虽然他们杀不了八号,当困住他却是轻而易举。

八号面色不变,他现在做的只是拖延时间,为石头博得足够的时间,希望飞毯能顺利将石头送到目标地,现在能改变那件大事的人只有石头了。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