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叶杨传奇

第6章 初到界域

看对方如雨点的剑影,自己逃跑是不可能了。估计自己一转身就能被乱剑砍成烂泥。

天之痕第一式,朝阳。

天之痕功法带有自己的武技,但是这一招到了破虚境有足够灵力才能够使出。自己上一世也是利用这一招在大比中大放异彩,估计也是由此引来的杀身之祸。

但是没办法,自己虽然还懂得其他的武技,但是计算在厉害估计对方也能轻易躲过。

而朝阳一出就能锁定对方,并且威力很大。

叶杨也是在赌,赌他这一招能够发出并且杀了对方。

叶杨的丹田和中庭的气旋灵气,顿时被抽了一空。一轮红日从身后升起,无限的生机、威严,但是生机的背后却也是深深地杀意,让人不寒而栗,想要避过。

是的,朝阳一出,带来生机光明的同时,也预示这万恶的消除。

什么是恶,什么是善。

顺我者为善,逆我者为恶。

这一招一出来,玄青道人还没来得及招架,就瞬间化成了一具干尸,并不是被烧焦,而是像被吸干了生机一样。

叶杨也是瘫软的倒在地上,没有一丝力气。

叶杨并不急着走开,因为这里是凡人界,整个镇就这玄青一个修仙者,况且这也是比较偏僻的地方。

思考之后随即深深的睡去,整整三天才恢复了一丝力气,缓缓地从地上站了起来,体内仍然没有什么灵力。

叶杨把玄青道人身上的两个布袋和手里的剑收起之后,把玄青的尸体丢进不远处的一条河中,然后向镇中走去。他本来想用御火术烧了玄青的,但是实在没什么灵力,只能这样了。

通过这件事,叶杨深深地意识到,永远不能高看自己轻视敌人。并且这些学院恐怕很多都知道此事,而没有一个人去管,表面上各种院规纪律,暗地里都是些自私自利的小人。

不管他们是畏惧什么鬼符门,还是放任此事,都说明他们的自私自利。

叶杨在镇中整整一个月才恢复,在玄青的袋中发现了两个竹简和几百枚下品灵石,一把法器不知道等级如何,和一个罗盘就是收取魂魄的东西。另一个袋子里装了十几头低级猪妖。

叶杨只感觉这玄青怎么这么穷。其实他并不知道,就这几百枚下品灵石和这两个袋子,估计就连灵武大陆这些小学院的导师恐怕都拿不出。

叶杨恢复之后并没有走,而是利用这些灵石提高实力,并且研究这两本竹简。

这两本竹简,一个是讲的基础阵法,一个是讲的常见妖兽的习性,以及如何和他们进行简单的沟通。

大战之后的叶杨虽然伤害很大,但同时也有很大的提高,当这些灵石被消耗的只剩下十几块的时候,叶杨的两种功法也都修炼到了真武三层。

并且学会了布置一些简单的阵法,迷魂阵、和感应灵气波动的禁制,就像玄青在道馆里布置的那样。而这两个袋子,一个是灵兽袋,一个储物袋。灵兽袋是用来装各种灵兽的,储物袋用来装各种东西。这些叶杨本来就知道,他前世用的储物袋有上千立方的空间,而这个只有一百多立方。真武修士没有修出神识只能用储物袋,扔进去拿出来就行。到了破虚境,有了神念就可以用储物戒指之类的,装物拿物神念一动,很是方便。

从新踏上了去界域的路,实力提高的他对界域竟有了一丝期待。

又走了一个月的时间终于到达了界域,这一个月因为有了一把飞剑法器,他修炼了一门落水剑法,修炼这种剑法是因为它能够驱动自然之力,只要有水威力就会大增。而平常没水的情况下,他的威力也不输于其它剑法。

到了界域,叶杨才深刻明白什么叫做混乱。

其他地方人们胡作非为还必须有个上得了台面的理由,暗地里搞些约定俗成的勾当。

可在这里就不一样了,约束这里人的只有强者对弱者的不屑鄙视,和那一点点人性。

他亲眼看见一个破虚初期的修士因为一句话在大街上光明正大的杀了三个真武修士,并且人来人往,连有个看热闹的都没有。

而这里以往不会有这么多外来人,很多都来自地域神武大陆。因为在深林深处出现了天倦花,天倦花之所以有天倦二字,就是因为它能够帮助修士从破虚进入幽冥,破虚到幽冥是一个分水岭,真武与破虚无非就是灵气的增加,而进入幽冥之后就能窥天机领略天地道法。

天地法则是不容被窥视的,所以进入幽冥就等于跨入大道,跨入这一步是要接受天劫的。

而天倦花就是帮助修士感悟天地法则。

不知为什么,在这人域的一个湖里出现了天倦花而且是两束。但是湖中有很多三级妖兽,并且还没成熟。这些发现的人感觉无望得到,就把它作为消息卖给了神武大陆的人,神武大陆的各个宗门幽冥境的并不多,能进入这个境界都是宗派核心成员了,所以对此事也是非常重视,就派各自的弟子前来夺取,另外也是一种历练。而各种没有到幽冥境的散修自然也蜂拥而至。

人多了大家就定下一个规矩,到了花成熟之际在一块争夺,大家各凭机遇,如果破坏规矩提前动手,那大家合而诛之。

天倦花成熟估计在两年之后。两年看似很长但对于修仙者者来说却是转瞬之间。

叶杨本来是想找到天剑学院,但是看到这里的情况之后就打算独自历练,因为这里来了这么多地域的人,它一个人域的宗派并不能有什么保护作用。再加上自己修为低,明显的一个学院弃徒,估计一定会被惦记。

由于这里遍地都是淘金者,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个小集市为这些人提供生活用品住房和一个灵物交换的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