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叶杨传奇

第7章 庞竹与林楚儿

叶杨只剩下十几枚下品灵石,住店用了两枚,能住两个星期。另外对这深林外围百里已经赶紧妖兽被开拓的地方的详细介绍,哪些地方有灵脉哪些地方有灵药,各属于哪个学院。

天倦花就在其中,上面标注着天倦花地点:界域东部

成熟期:两年后,具体时间未知,共有之物,成熟之时各凭机缘,如有违,共诛之。神武大陆:无瑕宗、鬼符门、天眼道宗、伏魔门、圣女剑派,轮流监护,灵武大陆三大学院辅之。

界域非常大,他们现在所处的地点,向东千里靠近灵雾海,向西延伸整个灵武大陆西部外围。

这些有主之物自然不能再去争夺,再加上叶杨看了,也没有什么很高价值的东西。大家都集中在东部,那么他就选择去西部。

选择了方向之后,稍作休整,叶杨就向着西部的深林走去。此刻他换了一身灰色的袍子,因为他在那竹简上了解到,灰色、绿色与深林固有的颜色相对比较和谐,不容易引起妖兽的攻击。这些妖兽都是最低阶的,没什么灵智,所以色觉对它们影响还是很大的。

正在走着,刚快要进入地图表示的未被开拓的领域的时候,突然从正前方传来一声震天的嘶吼。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妖兽,但从这音量的浑厚上可以分辨,这起码也是三级了,三级妖兽就相当于修真界的破虚境。

还不知道是谁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才让这妖兽发出这种吼叫。

“难道是这是个母妖,然后哪个修士看她漂亮非礼她了?”叶杨幸灾乐祸的想着,剑眉竟然因为这种想法一阵上下跳动,显然很高兴。

就在他想着的时候,突然看见从前面的密林里冲出来一个人。

跑到离叶杨十米的距离停了下来,站在那里喘着粗气,也没看叶杨,而是微微偏头向后面张望。

这么短的距离,叶杨清清楚楚的看清了来人。

这是一个小姑娘,大概15,6岁,真武6层修为,个头已经长成,略微偏瘦,一身粉红道衣,显得有点青色。露出来的皮肤如羊脂白玉一般,令人说不出的舒服。温柔的眼睛如一潭平静的湖水,小巧的鼻子,可人的嘴,让人忍不住的爱怜。一滴汗珠从发髻上往下滑落,顺着那美玉的脸颊到脖经、锁骨,叶杨此刻竟然完全被那滴露珠迷住。

顺着正要往下看时,一声杀猪般的暴呵:“色鬼,看什么看。”

随即就感到,一阵凌冽的杀意袭来。

叶杨也随着这高分贝清醒过来。知道自己受攻击了,虚空步向右边一闪,就看到刚刚站的地方出现了一条细长的刀痕。

此刻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小姑娘看着这么善良可人,性格居然这么烈,自己就是多看来一会,就要出手。看着地上的刀痕,自己要是一般的真武三层,现在恐怕已经重伤了。

小姑娘看叶杨躲开了,微微一顿,又要出手。

怎么说叶杨也是无礼在先,也正要慌忙解释。

这时从前方,又冲过来一个人,这是个少年,也是15,6岁,真武6层修为,有点胖,脸上肉嘟嘟的。

此刻慌慌忙忙的往这边赶还边叫道:“林楚儿你个臭丫头,自己惹了事,跑的比谁都快,差点害死胖爷。”

随后就看到它身后跟着一头两米多高的熊,眼睛发绿疵着牙,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叶杨看到此处,心叫一声倒霉。明显就是刚才那惨烈叫声的主人,自己刚才还嘲笑别人呢,恐怕现在要被牵连进去了。这家伙绝对要比一般的破虚初期的修士要强。

三十六计,逃为上。叶杨转身就要跑,却发现那叫林楚儿的小姑娘,正站在前面不远处,手拿飞剑,笑呵呵的看着自己。

对!看的是自己,不是那熊妖。叶杨心中发寒啊,自己思考这么多那也是瞬间的事,明明两人离得这么近,此刻她已经跑了这么远,还这么瘆人的看着自己。

她!她是怎么办到的。叶杨的剑眉此刻居然弯了。

没办法,逃跑不行了。

也不犹豫,叶杨立马拿出飞剑法器,落水剑法第一式,落水有情。

自己中庭和丹田的灵气汇聚右边肩贞穴从飞剑发出,周围的灵气水雾为之一结,化做万千水滴,然后相互聚合,变成一条水剑向着那妖熊刺去。

破虚境的熊妖叶杨自然要全力出手,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一剑多大威力,因为也是第一次使用。

但他出手之后,远处的林楚儿和那胖子都是一呆滞,显然没料到叶杨这么厉害。

在看那水剑,直刺熊妖右肩,不知道刺进去多深,但是那血水却立马涌了出来。

熊妖又一阵惨烈的叫,然后瞪了一眼叶杨,愤怒的拍了拍胸脯,迅速转身跑了。

这妖兽这么聪明?叶杨心中诧异。这里是已经被修士开拓的领地,如果这熊妖久战不下,必然会引来其它修士。三级妖兽浑身是宝,很多修士都组团前来专门杀妖兽,再到镇上换取灵石。熊妖追到这明显是感觉能杀了这胖子,而自己的加入让它没有把握,或者不能速战。叶杨可不会天真的认为自己这一下能吓得住这熊妖。

但那胖子却不是这么认为的,他看到叶杨一个照面就刺了熊妖一个个血窟窿,把它吓跑了。兴奋的一抱拳躬身说道:“在下无瑕宗青竹道人,感谢道友相助,敢问阁下是?。”在自报家门的时候胖子嘴角微微右撇,显然是有些骄傲。

这话刚说完,那林楚儿嘟了嘟嘴,很不屑的讽刺道:“不就是一头胖猪吗?还青竹道人,还不害臊。”

那胖子听完明显脸都黑了,明显脸色有点挂不住,对叶杨说道:“我姓庞,庞晚秋的庞,竹子的竹,庞竹。意思就是我为人就像竹子一样谦虚,修为像竹子一样节节高。老是有些无知的庸人亵渎我的名字,不给庸人一般见识,降了我的身份。”说着眯着眼斜视着林楚儿。庞晚秋也是上古传说的人物,据说已经成仙。

“看你真武三层的修为,可以叫我声庞哥或者竹哥。”

“哎呦,还真是谦虚,被一头小熊追得满地跑。”讽刺声再起。

这次叶杨没等胖子说话,就主动开口回应,因为如果自己一直不作声,估计这俩人会一直互相掐下去。

“我叫叶杨,是一名散修,你年长几岁,所以我理应叫一声胖哥。”

胖子听完很是受用,脸上黑气顿消,眼都笑的眯起来了。

“散修?我叫林楚儿,圣女剑派,你可以叫我楚师姐,刚刚的事是个误会。”这回林楚儿主动回答,早已不是刚刚那种被亵渎要杀了叶杨的样子。女人往往就是这样,一个她瞧不起的人多看她几眼就是亵渎她。一个她认可的人哪怕轻薄她,她会感觉自己有魅力。这是女人的一种本能心态,给人品没什么关系。

而修仙世界的实力就像地球世界的金钱一样,是衡量一个人的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