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古言王妃别急:王爷很苏

第18章 怎么回事

历尽千辛万苦百般磨难后,蓝苍终于帮伞一穿好了衣服,他瞧着自己前边的这个小女人淡淡的笑了,吻了吻她的嘴唇,“去收拾头发吧!”

伞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庆幸在婚前她学了怎么绾发,不然这没有人帮的情况她真适应不了。

“这样就好了?”男人食指挑着一缕她漏掉的头发,抬眸问她。

“可这是我的最好水平了!”伞一眨眨眼,有点小不开心。

“唉……”蓝苍叹了一句,“看为夫我的!”说着就站到她身后把她的头发拆了又重新弄了起来。

“累了就眯一会!”男人边梳着头发边看着那个打盹的小女人笑了。

伞一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怔愣了良久,“这……是你弄的?”

伞一惊讶之余有些怀疑,这头发是她成亲当天好几个婆婆围着她半天才弄出来的,怎么蓝苍这么一会就弄好了。除了少了些发饰,其余都一模一样嘛!这个男人,太不简单了!伞一心里转了好几个圈,最后变成了盘算着怎么换一种方式跟他谈条件。

“好了,快走吧!”蓝苍把一脸崇拜的小女人从凳子上拉了起来,“我们还得进宫!”

二人牵手从屋里走出来的时候,一个粉色的娇俏身影映入了伞一的眼帘。这是那个侧妃,伞一一眼就认出了她。

伞一瞧着她,她却瞧着蓝苍,只见她微微福身行了一礼:“姝儿参见王爷!”

蓝苍面无表情的嗯了一声,问她何事。

“姝儿有些日子没有见过姨母了,不知道王爷今儿方不方便带妾身进宫?”

蓝苍偏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女人,见她微微蹙起的眉头,他嘴角牵了一下,“姝儿身子不好还是在府中歇息吧!再说,今儿是王妃的谢恩宴,姝儿去了也不合适!”

“可是,王爷……”齐姝还想再说什么,蓝苍已经带着伞一从她身边走过去了,她只能福一福身,说了句恭送王爷。

“怎么,生气了?”蓝苍扶着一路上都没说几句话的伞一下了马车。

“没有,就是有点累!”伞一感觉握着自己的男人在问话的时候将手收紧了几分,她摇了摇头。当然没生气,她只是想起那天夜里齐姝说的话,什么权宜之计,青梅竹马,两情相悦,野丫头……现在通通冒了出来,像水涡一样在她脑袋里打着转。

这谢恩宴礼节繁琐的很。伞一一会跪这个一会跪那个,一会给这个敬茶一会给那个敬茶,一会听这个训话一会听那个训话,等她终于坐下来扒口饭的时候,她已经累的不想说话了。而这谢恩宴唯一吸引伞一的地方,就是蓝芎身边的那个男人。他一袭水蓝织锦坐在蓝芎身边,不时的低头一笑,态度很是亲昵。

据说那是蓝芎多年的侍读加亲卫,蓝芎走到哪他就跟到哪。可伞一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对劲:要说一直跟着他,那书院那次还有城郊那次她都没有看见他。若是揭过这个不说,那这个男人和男装的伞一长得一模一样又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