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玄幻武灵巅

第27章 北荒往事(二)

“义父!”

凌云宗内的一切事物仿佛都在这一刻静止了。天凌广场上空,四只妖兽的尸体抛飞出去,原来妖兽所占据的地方有着一摊触目惊心的血迹和一堆衣服。

“宗主!”凌云宗的人吼道。

“撤退!”狈妖看了四位妖尊的死亡顿时慌了神,急忙命令众妖兽离开。

“站住!”凌真吼叫道。众人将目光转向凌真;凌真半跪着趴在地上,身上到处是伤口,显得极为狼狈。然而吸引众人的并不是这个,而是凌真体外溢出的那一股强大的威压。

“灵尊境!”一些眼尖之人尖叫地发出了声音。

“撤!快撤!”狈妖拼命的吼叫道。

“想跑?做梦!全都去给我义父陪葬!”话音未落,凌真的身形化作许多残影,直奔狈妖而去。手起剑落,狈妖的头颅就与它的身体分开。

众妖兽顿时没了主心骨,凶性顿时被激发出来,宛如海平面翻滚的巨浪般扑向凌真。不一会儿凌真便被兽群淹没。

“蚀空剑道!开!”就在大家认为凌真死定了之时,一声破空的吼声发出,只见在那兽山之下,一道道空间波纹如水波一般向四周蔓延,被波纹所过之处皆是传来一道妖兽的惨叫声。

“快退开,别让那空间波纹波及到!”不知是谁喊了一声,顿时凌云宗众人如退潮的海水般迅速远离凌真和兽山所处的位置。

一声声妖兽的惨叫发出,令凌云宗众人心里都发麻。空间波纹并不只是如开始那般,而是越来越剧烈。“蚀空剑道,第一剑:破空!”终于,随着一声重喝,妖兽的惨叫停止了,随后到来的是一道尖锐的破空声,许多妖兽还没来得及惨叫就已经没了生命。鲜红的血液如河水般流淌出来,顿时染红了整个天凌广场,胆子小的人此时若看见这副场景定会吓得两腿发软。

凌云宗的许多人闻到这刺鼻的血腥味都纷纷呕吐,顿时令得这整个天凌广场更加不堪。

“全……死了。”对于凌真的表现,众人非常震惊,哪怕是当年的凌疏在灵尊境初期时也没有如此强大的实力。并且空间与时间这两大法则被誉为最难领悟的两大法则,而凌真此时所展示出来的正是空间法则的力量。

凌真慢慢从尸堆中爬出来,身体摇摇晃晃的仿佛马上要倒下了一般。

……

“报告族长,凌云宗那边我们失败了。”一个传讯兵突然进入铁木奎的营帐,营帐内,铁木奎紧皱着眉头,脸上挂起了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怎么回事,狈三呢?叫他提头来见我。”

“回族长,狈大人他已经……”

“快说!”

“是!据探子来报,狈大人已经战死了,并且四位妖尊大人也……也都战死了。”

“什么!”铁木奎大怒,手中的茶杯应声而碎。“看来,我得亲自出马了。”

……

三天后,凌真以一人之力杀光了凌云宗四周的妖兽,然后朝兽窟岭深处去。

又三天,凌真与铁木奎交手,最终战败被前来支援的灵印国的高手救下,保住了性命。

半月之后,北荒皇室联合麒麟谷、七剑阁、赤云山庄和凌云宗等门派与灵印国援兵对兽窟岭发起总攻。最后虽然胜利,但是却也是险胜,北荒国损失惨重,并且连国主龙文也在这场战争中陨落。

……

一个月后。

凌真因为凌疏的死心情一直都不好,经过几天的深思熟虑,凌真绝定外出游历一段时间。一来可以放松一下,尽快从悲痛中脱离;二来可以增加自己见识,有利于以后境界的提升。不过当务之急是要将凌云宗的事情安排妥当,灵疏死后凌云宗除了隐世未出的那几位以外,就属凌真实力最高;所以经过众人一致认为,凌真被当选了凌云宗长老之职。宗主之位还未定下来。不过看凌云宗各位长老执事的意思,凌疏的女儿凌沐璇将会是下一任宗主的人选,除此之外还有几位其他凌氏的青年才俊,所以这是一场残酷的竞争。虽然凌真姓凌,并且在这个年龄阶段的人中他当属第一人,不过因为凌真是凌疏的养子,所以凌云宗的人不会承认凌真当宗主的。

凌沐璇在凌疏死后将自己的名字改成了凌继疏,并宣称从此以后凌沐璇已死,现在有的只是凌继疏。

凌疏还在时经常在处理政务时将凌真叫到一旁,耳濡目染下,凌真也就对凌云宗的大小事务知道了个七七八八,教凌继疏肯定是绰绰有余。凌真一边帮凌继疏熟悉凌云宗内的情况,一边盘算着自己外出游历的事。

三个月后凌真离开凌云宗,然后去了许多地方,见到许多人世间的悲欢离合。

两年多后,凌真游历完毕,在回到凌云宗途中遇到了枯木旁的左寻,这令凌真想起自己的遭遇,他也是凌疏捡来的孩子,如果不是凌疏,恐怕凌真也活不到现在。于是凌真将左寻带回凌云宗,最后发现左寻体内有着一种强大的毒,为了给左寻祛毒,凌真开始四处打听解药,最终找到祛毒的方法。于是便有了后来的事情。

武灵历5395年,临近冬季的北荒国此时却并不会感觉到寒冷,因为这时的人们会为自己的国家点燃自己的热血。

北荒国华龙城皇宫。

“张将军,如今的战事如何,是否有把握突破重围?”龙椅之上,现任国主龙阳皱着眉,说道。

闻言,大殿之上一个身披黄金甲的青年男子单膝下跪,双手举于胸前道:“禀国主,天佑我北荒,属下有绝对的信心在三日之内突破这重围。”

龙阳继续说:“各大门派那边还是没有任何音讯吗?”

张将军摇了摇头“这次铁木奎做了充足的准备,先是制造兽潮来迷惑我们的视听,然后悄悄潜入各势力的四周躲藏起来,然后等战争一旦打响,这些躲藏起来的妖兽就会立马切断了我们和各门派之间的联络,导致我们无法了解各地的战况,不能作出正确的判断。”

龙阳说:“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办法联系上各大门派了吗?”

张将军先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眼前一亮说道:“如果想联系上各大门派,唯有请影武族的人出马了。”

“影武族?张将军可有联系影武族的办法?”

“属下儿时曾与影武族现任少族长是旧相识,想必这个忙他还是肯帮的。”张将军说道。

“这样就劳烦张将军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就不用怕我们突破包围圈后铁木奎会加大对各大派的封锁对我们所带来的不利了。”

“国主言重了,这是属下的职责,没有劳烦不劳烦的。”张将军说道。

……

一年后。

凌云宗外不远的一处崖洞中,这里已经许久没有灵兽栖息了,因为但凡踏足这里的生物都会莫名的消失不见。但今天出现了一件怪事,在这崖洞中竟然跳出了一个人,此人皮肤非常精致,黑色的长发被盘好在脑后,一身青衣随风而动,一双黑眸炯炯有神,若不是他胸部并未凸起,且他装扮并不像是一个女子,不然只怕是会被错认为是一位女子。

“凌叔,不知你可还好。”一道细如蚊声的声音随风飘向远处消散。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