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古言倾心错之明国往事

第28章 初入宫闱(六)

顺嫔住在华清宫中的朝露殿内,可即便是太后下旨禁封华清宫,宁贵妃也会时常来此宣泄一番。华清宫内的宫人杂役都被宁贵妃遣散走了,唯独留下顺嫔的贴身宫女锦绣一人,让其自身自灭,好在锦绣是跟着顺嫔多年的老人,并不会做出背信弃义的丑事来。

殿内烛火黯然,顺嫔倚在床畔,下半身用素锦被子掩盖着,呆呆地望着窗外的明月,不时发出些慨叹。

见夜色已深,锦绣担忧顺嫔身体,轻声说道,“娘娘,夜已深了,奴婢服侍娘娘就寝吧。”

顺嫔微微一笑,“不必心急,这么好的月色,就让本宫再欣赏一会儿吧。”

不扰娘娘兴致,锦绣悄悄退下,轻声去了外面准备关上宫门,可没想到迎面撞上了宁贵妃。

锦绣连忙俯身行礼说道,“奴婢给贵妃娘娘请安。”

贵妃轻蔑地问道,“顺嫔那个贱人呢?”

“回贵妃娘娘的话,我们娘娘已经睡下了,天色也不早了,还请贵妃娘娘回去歇息吧,若是有事与我们娘娘商议,还请明日再来吧。”锦绣径直跪了下来,想要挡住宁贵妃的去路。

“你给本宫起开,你个小小婢子,又岂能做得了顺嫔的主。即便她睡着了,本宫也会亲自叫醒她。”宁贵妃不顾锦绣的阻挠,肆无忌惮地闯入了顺嫔的内寝。一进寝殿正瞧见顺嫔躺在床上。“你可真清闲啊。”

顺嫔抬头瞧了瞧,伸手抚了抚散落的秀发,慢慢说道,“娘娘说笑了,嫔妾比不上娘娘协理六宫,忙的不可开交,自然有的是时间偷闲,嫔妾身子不好,不能起身给娘娘请安,还望娘娘不要介意。”

“介意,本宫怎会介意,本宫还不愿见你那歹毒的面孔呢。”

“这么多年了,娘娘您一心情不好,就来嫔妾宫中宣泄,嫔妾也都习惯了。只是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难道娘娘还相信是嫔妾所为吗?”顺嫔淡定地应对着。

“除了你,还有谁会如此狠心。你设计争宠,为了你的荣宠不惜暗杀了我的儿子,枉本宫看你出身卑微身世可怜,昔日在府中百般帮衬你,你却恩将仇报。纵使本宫砍下你的双脚,丧子之痛也永远都无法抹去。本宫不会让你死,本宫要让你好好活着,这样本宫就能日日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日日思过悔改。”

“冤冤相报何时了,娘娘所为,终有一日必定会百倍尝还。”

话音一落,贵妃容颜巨变,厉声吼道,“你敢诅咒本宫,本宫要让你不得好死。来人,把本宫带来的药给她灌下去。”

“是,娘娘。”李德善应声道,不一会儿,便端来了一碗类似酒的毒药。

贵妃见顺嫔花容失色,依旧不依不饶,平静自如地说道,“妹妹别紧张,喝了它,就永远都不会再痛苦了。李德善,喂她喝下去。”

李德善刚准备靠近顺嫔,便一把被锦绣拽住。宁贵妃大怒,“来人,把这贱婢给本宫拉去慎刑司,痛打五十大板。”话音刚落,毓秀宫随性的两个太监便捂着锦绣的嘴硬拖着锦绣出去了。

李德善一手拿着玉碗,一手掰开顺嫔的嘴。起初,顺嫔还在奋力挣扎,可是奈何李德善手劲大,顺嫔渐渐失力而无从反抗。毒酒止不住的倾倒在顺嫔的嘴里,容不得顺嫔半点反抗。

宁贵妃坐在一旁,若无其事地说道,“对了,本宫忘了告诉妹妹。这药,名为穿肠恨,最能让人思悔改。本宫还在里头还酌情加了几勺的石灰粉。只要喝下一碗,从此便再也说不出话来。和妹妹之间的事,本宫可不想被更多的人知道,只好委屈妹妹替本宫守口如瓶了。原本这药味极苦,本宫怕妹妹喝不惯,已经在里头加了妹妹最爱喝的桃花酿,想必这味道也是极好的。”

顷刻间,那一碗毒酒全都被灌进了顺嫔的嘴里,不一会儿,顺嫔便觉腹中好似有巨浪翻滚,忍不住涌出一大口鲜血,顺嫔抬头冷眼看着宁贵妃,嘴里好像在喧嚷些什么,更像是些咒骂,可怎么也发不出声来。宁贵妃走向前,俯下身子,一把拽起顺嫔的头发,冷眼说道,“妹妹觉得这酒可还甘醇,妹妹若是不满意,尽管和本宫开口,下次,本宫再给妹妹换一换味道。”

“啊,啊吧,啊啊”顺嫔娘娘想要说些什么,却只有无力的挣扎。

“哎呦,瞧本宫这记性,又忘了妹妹现在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妹妹还是省省力气吧。现在,妹妹的嘴里是不是滚烫,喉咙里像是有千根针扎着一般难受,胸口也闷得喘不上来气。妹妹不必担心,这些都是中毒的正常症状。放心吧,本宫可不忍心让妹妹死,等你明日醒来,本宫会日日命人来掌你的嘴,本宫也要让你尝尝这痛苦的滋味。”

宁贵妃准备离开,转身对李德善说道,“你留下,不许她寻了短见。吩咐太医院,不许给她看病,谁要是敢来,就是执意和本宫过不去。”

下一章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