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短篇古典爱情

第31章 炕神(2)

李二头出了周围的家,他并没有真的走了。他准备跟踪周围,逼着他说实话,他根本就不可能说,如果逼死了,弄不好会出事。可是他吃惊的是,这里面怎么会有人命呢?难道,父亲杀过人吗?还是别人杀了人,父亲看见了……再不就是周围扯了谎。这一切,他都无法证实。只能跟着周围,看看他到底要干什么?

可是,李二头没有想到,一连半个月,周围除了上班,回家,基本什么地方也不去。难道他猜错了?李二头一看这样干靠也不行,他再找一个懂满文的给翻译一下。李二头准备上市里找一个懂满文的专家,就在他坐要上长途车的时候,一个人扯了他的衣服一下,而且冲他点了点头。李二头愣了一下,没有上车,跟在那个人的后面。这个人一直在前面走着,大概走了十几分钟后,就进了一条胡同,李二头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过去。可是,他没有想到,他刚进胡同,就被人蒙上了眼睛,一顿狂打。李二头被打蒙了,他爬起来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他再一摸怀里,那本《炕神》也不见了。但是,他没有慌长起来,他“嘿嘿”的一笑,抹了一下嘴角的血走了。他没有去长途车站,而是沿着山杠钻进了山里,离开了镇上。

李二头大山杠上走了半天后,终于看到了公路。他坐下休息,然后从兜里掏出一张纸来,正是那《炕神》里面的,那页写有满文字的。李二头笑了,心想,我就知道周围会来这么一手,这下有你好看的。原来,李二头怕有意外,从周围家出来,他就把书上的那页纸扯了下来,放在了另一个地方。

李二头下了公路,搭了顺风车,到了市里。在市里,他没有停下来,直接进了公安局。他把前前后后的说了,并拿出那页纸,但是,他并没提到周围。警察挺重视,当即就打电话派车,请专家来。两个小时后,专家来了。警察带着专家推门而入,李二头“嚎”家的一嗓子,就蹦得老高,脸也白了,腿也抖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来的人竟然是周围。警察也被李二头这一惊一炸的吓了一跳。那周围发蒙,站在门口不动了,就在大家发愣的时候,李二头拿起那页纸,撒腿就跑,把周围撞得一个趔趄,就在他跑出门口的时候,被警察一把给抓了回来。

李二头被抓回来后,就不开口,周围也是一脸尴尬,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警察早就看明白了,这两个人认识,不但认识,而且还有过结。警察问,谁先说呀?李二头看了一眼周围说,我不报警了,不报了……警察看出李二头有顾虑,转过头问周围,你认识他?周围先是点头,后是摇头。警察说,周围,我们也算是朋友了,前两年破的那个案子就是你帮忙翻译出的文字,才破了案的,你是学者,专家,一个知识分子,总不是说谎吧?周围的脸一下红了,半天才说,我确实是认识李二头,他是来翻译满文的,只见过一面。李二头听了,一个高站了起来,就把他被抢的前前后后一说,周围听了,大叫,我真的没有,我真的没有……李二头说,那你拿着《炕神》怎么一下就失踪了那么久?而且回来的时候,你神情大变,这是为什么?这满文一定和你有关,所以你抢了回去,怕我去找别人翻译,到时候你就露出马脚来。周围说,书我的确没抢,我拿着《炕神》离开镇上是因为,因为……

警察知道周围不想当着李二头的面说,把周围领到另一间办公室。这时周围才说,其实,李二头把《炕神》拿来的当天,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那只是民间的一个手抄本,可是后面的那页满文却让我大吃一惊,说实话,我当时就看懂了,我说我得找书翻译,让他明天早晨来。我本打算,去三块石后,早晨能返回来,可是事情变化的太快,让我一时的回不来,竟然一拖就是好几天。警察问,那满文上到底写的是什么?周围把翻译出来的文从包里拿出来,放到了桌子上:

永远也忘记不了20年前的事。相信有一个人更不能忘记,甚至他会时刻感到害怕。我会用一种方法杀死他。我一直在练习这种杀人的手法,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我等着那个人的出现,也在等待着机会……

警察看了一会儿问,那个人就是你吧?周围僵了一样的一动不动,半天才点点头。警察说,20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周围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半天才抬起头说,20年前,我和李山认识,是一个部队的,那时候他是连长,我是排长,我们都是团里的神枪手。因为,我们不差上下,所以总是叫着劲儿,更多的是我叫得劲儿大。因为,我一直想上去,可是李山在连长这个位置,我就是上不去,他说他当连长就满足了,他不动地方,我也动不了。如果,等到他转业,我也就转业了。后来,我们俩个喝酒的时候,我喝多了,跟他说了这件事,还骂了他。

第二天,他找到我,跟我说,来一次眼对穿,如果他输了,他就转业,把位置让出来给他。如果,我输了,我就在排长的位置,等着和他一起转业,可是……

4. 生死较量

我们定下了这个协议后,我不甘心,一门心思的想赢了他。其实,我们的技术不差上下,如果出现在点意外,我就会输掉。那时候,我整天整天的泡在靶场。

半个月后,我去找李山,李山当时一愣,说,还玩真的?我点了点头。李山“哈哈……”说,那就比试比试,省得你不服。我们部队当时在山区,山区是一个原始的森林,里面有狼,我们的目标就是寻找狼,我们一直走了四个小时,才发现了狼,一只独狼。我急着要下手,如果我先下手了,打出对眼穿,那么我就赢了,李山却不让他,他说,独狼最好不要去碰他,我说他怕了,李山瞪了我一眼。我们两个就分头靠近了狼,可是就在我举起枪的时候,李山竟然躲在树后,冲我摆手,不让我射击。可是我太想赢了,就开了枪。那天,我打出了眼对穿,眼对穿是很难打的,有的人甚至一生也没有打出来过,眼对穿就是从狼的左眼打进去,从右眼出来,不破坏狼的整个的皮,看上去就像没有伤一样,我当时太兴奋了。可是,李山竟然给了我一耳光,当时把我打蒙了。李山找完我,走进了一个洞里,这个时候我才知道,我打得是正在哺乳的一只母狼,那里面竟然有十二只小狼。我知道,母狼一死,它们都会死掉。

那天,李山把十二只小狼弄回了部队养着。他说,他输了,等小狼一长大,他就申请转业。半年后,李山真的申请转业了,我没有留住他。李山转业的,我就天天的盼着当连长,可是一个月后,任命下来,竟然是别人。我去了团部,团部说这是团部的安排,让我好好的干,还有机会。我知道,我再提不上去,明年就转业了。我想,这是李山干的。我我探亲回家的时候,我找到了李山,李山也承认,他和团长说过,我还需要磨练。我当时气疯了,打了他一拳。本来,这事就过去了,可是我越想越憋气,是他把我的前程毁了,我一定要报复。

我回到部队,一个月后,我申请了转业。回到地方,我越发的狠李山。但是,我要琢磨一个好办法,杀掉李山,而且让别人不知道。后来,我想到了狼杀,李山养过狼,让狼吃了,谁也不会怀疑。可是,我无法找到狼,也训养不了。我就养了一条狼狗,从小就天天喂他活鸡,训练它的野性,直到它长大。它长大以后,闻到血腥味,就野性四起,我觉得机会来了。那天夜里,我藏在了李山家的后面,等着机会。可是,我等了两天也没机会,后来,我觉得让李山死还不如让他的妻子和孩子死,这样他会更痛苦。

第三天,李山去了山外,他的妻子带着孩子回了娘家。我就把鸡血撒在了李山家的衣服上。并把狼狗藏在屋里,我等在他家的屋后,下午,李山的妻子就回来了。狼狗将她们娘俩个扯碎了,我当时听到惨叫就后悔了,冲进屋,可是已经完了,狼狗野性四起,竟然冲我来了。我跑掉了,后来,我打听到,李山回到家,看到死去的妻子和孩子,竟然没哭,没说一句话。但是,我知道,他是不会放过我的。可是,我没有想到,李山在几天后,找到我,哭着跟我说了他妻子和孩子死的事,他竟然没有怀疑到我身上,我也觉得太内疚了。后来,我在福利院给他抱养了一个儿子,就是现在的李二头。从这之后,李山渐渐的和我也接确少了,后来我才知道他死了,真的被狼吃了,这是我打听到的。警察问,你和李山走得这么近,难道,李二头就不认识你?说到这儿,周围哭了,说,其实,李二头是我的儿子,我的亲儿子,我觉得对不住李山,才把儿子给了他,说是抱养的。自从把儿子送给李山,我不管在什么时候见李山,都避着李二头,没想到,儿子竟然找上门来,我都不认识。说到这儿,周围流下了眼泪,半天又说,我知道自己犯了死罪,可是我总觉得李山没有死,就在我看到那留下的那个满文,他是不会死的。我这些天去了三块石,我打听到了许多事,我感觉李山没有死。如果,他知道,我判了死刑,所他报复我的妻子和孩子。

几天后,周围出现在三块石,而且不时的去李山的家里。一连半个月,突然狼的叫声没有了,夜里静的,一时让村里的人都不大适应。这时,从山上走下来一个人,进了李山的家,随后,又一个人进了李山的家,李山的家里灯亮了起来,而且烟囱也升起了白色的烟,在小山村里侵润开来。

这时,李山和周围已经坐到炕上,喝上了酒。原来,先后进入李山家的是李山和周围。李山喝了两口酒后,说,周围,你就不想知道,我干什么去了吗?我告诉你吧!我没有死,我失踪了,我去山里找狼去了。为什么我去找狼,你知道吗?你不知道吧?我告诉你,其实,我一直以为,我的妻子和孩子是狼咬死的,我以为是狼报复,可是好几年,我就是想不明白,当年我把它们养大,送走它们的时候,它们还恋恋不舍的。于是,我进了山,我找到了那些狼,也看到了那些狼,吃掉了一个人,我当时特别的痛狠它们,知道它们永远养不熟的东西,我想杀了它们,可是,当它们看到我的时候,竟然扑到我身上,打滚,我没有忍心下手。我试探它们,可是它们不管怎么样,从来不伤害我,至到后来,我砍下自己的胳膊,试探它们,它们不但不吃我砍下来的胳膊,而且还发出哀鸣声。我知道,这些年,我错怪了他们。

后来,我的儿子发现了那堆骨头,我也就将计就计,全当我死了。因为,这个时候,我才知道我的妻子和孩子真正的死因。我就开始实施我的计划,而且偷着回了趟家,把那本《炕神》留给了儿子。后来,在我实施计划的时候,突然出现了赵凤家血迹,而且牵到了我的坟,我知道那不是我的尸骨,一但被警察拿走,就知道我没有死,我要让我的仇人感到意外。

李山说到这儿,下了地,往灶里蒙的填了几把大木柴,然而,又上了炕和周围喝上了酒。一瓶酒下肚的时候,李山突然说,周围,警察就在周围吧?周围一愣,李山说,警察让你出来,就是想把我吸引出来,还有赵凤家的血,全是你干的,你感觉我没死,想引我出来,对吧?周围一下愣住了,李山接着说,周围,我已经杀死了那十二条狼,我知道它们毕竟是狼,它们不吃我,却吃别人,可是,我杀死它们的时候,它们没有一个反抗的,都伏在地上,凭我把刀砍下去,我杀了十二只狼,可是还有一只没有杀,就在这时。突然,听到一声闷响,李山家的房盖被掀掉了,同时飞出两个人。这时的李二头刚回到村子,他看到从房顶飞出两个人,李二头一下就傻了,他想起了什么,嚎叫着,爹,爹……

警察一直忙到天亮,他们是想让周围把李山稳住,让他入弃杀人的想法,可是没有想到,李山竟然和周围一起死了。李二头一直抱着李山的尸体哭个不停。几天后,李山在埋葬了父亲后,在收拾破烂家的时候,他一下惊呆了,他看到那个被崩开的炕,竟然是恶石当头,在炕洞的通头,放了一块恶石,这块石头要是放好了,炕不仅节省木柴,而且热量也增加了三倍,如果用不好……这时,李二头才明白,父亲回到三块石十几年,都在准备着,用炕杀,杀死了那个人,也给李二头传授了最后的盘炕绝技。

这以后,李二头搬到了赵凤家里,同时也接过了父亲的活儿,给村里人盘炕。但是,他从来不用恶石当头,炕虽然不如父亲盘得好,但是他却发誓,永远也不会用父亲的这绝活。(全书完,字数154442)

下一章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