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小说百丑图

第18章 我要为你擦皮鞋

冰儿

我一直在监狱工作,已经快退休了。在监狱的几十年中碰到了许多人许多事,我都记得不是很清楚了,但是有一件事,就是在我快退休的那年,我碰到了一件事,让我永远也不会忘记。

那时候我们监狱进来一个年轻的犯人,只有十九岁,是监狱里最小的,叫江明河。江明河给我印象并不深,一个老实巴机,蔫了巴机的人,根本就没有一点年轻人的朝气。他时常被别人欺负,后来有的犯人跟我说,他有点傻,我没有相信。可是每次别人在里面惹事了,到最后关禁闭的却是他,那时我就确定他有点确,真的有点傻。那个时候,我才二十多岁,刚进监狱工作没两年,江明河分到了我们的队里,那天人值班,天刚下过雨,我的皮鞋有些脏了,就把江明河叫了出来,给我擦皮鞋,还别说,这小子干别的不行,擦皮鞋到是有一套,我让犯人擦皮鞋擦了多少次,可是一次也没有像他擦得这么干净。当他擦完的时候,我说,你擦得最好,哪个人也比不过你,我还给了他一只烟抽。第二天,早会的时候,我就顺嘴提了一句,说:“你们在这里面改造就得认真,就像擦亮的皮鞋一样,时刻照着自己,你们别以为你们聪明,江明河擦得皮鞋比你们擦得都好,你们就得像江明河一样,认真的对待每件事,包括你们的错误……”谁知道,这事后,江明河不知道怎么的和谁说了,竟然让大队长知道了,大队长把我臭骂了一顿,说我胆敢让犯人给擦鞋,你以为你是什么人?这事我也没和江明河计较,毕竟错在于我。后来,江明河好几回要给我擦皮鞋,可是我回绝了,他那明亮的眼神,一下就灰淡了下去。后来,江明河调到了后勤大队,我也很少再见到他了,后来直到他出狱,我再也没有见到他。

可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我退休的前一年,突然有一个的打电话到了监狱,电话打到了监狱的办公室,办公室把电话转给了我,那个人在电话里说,一个人马上就要死了,他谁了不想见,就想见你一眼,我当时挺犹豫的,毕竟监狱这活儿得罪过人,何况打电话的这个人我还不认识,我拒绝了。可是我没有想到,第二天那个人又来电话了,他说他是江明河的妻子,江明河一定要见我。我一下有些发蒙,我说:“我不认识江明河。”便挂了电话。我当狱警将近四十年了,带的犯人也有两三千了,根本就不可能记住,何况那时候江明河进来的时候也是在三十多年前的事了。当时我还琢磨这个江明河到底是我的什么朋友,可是我实在是想不起来了。我以为这事就过去了,没想到第三天江明河的妻子竟然找到了监狱,非要见我,他妻子告诉我,江明河曾经是我的一个队员,他在医院,快要死了,他就想见你。直到这个时候我还没想到来这个人是谁,但是我答应了,毕竟是快要死的人了,但是我真的不知道会有什么事。

那天,下班后,我到了江明河住的医院,见到江明河时,江明河已经瘦得不成样子,但是我依然还没有想起江明河,他根本原来真的不一样了,过了三十多年了。江明河见到我,一下就坐了起来,眼睛里竟然流出了眼泪,他喊了一声:“队长。”紧紧的握着我的手,嘴唇哆嗦着。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没等我问,江明河就对我说:“队长,再让我为你擦一次鞋吧!”这句话让我一下就想起了江明河,那个别人说傻了巴机的江明河,他说这话让我一愣,我当狱警这么多年,我知道,有些犯人再出去后,就在要死的时候,最想见的就是最亲的人和他最恨的人,我想把手抽回来,以防有什么意外发生,毕竟我不是年轻时候的狱警了,我老了,可是江明河把我的手握得很紧,我赶紧说:“对不起,江明河,当年我让你擦鞋,也许伤害了你的自尊,我真的……”我的话还没说完,江明河竟然一下扑到我的怀里,把我紧紧的抱住,竟然失声的痛哭起来。半天,他才松开我,抽咽着说:“队长,你知道吗?那年我进监狱,其实我就是为了证明我不傻,我从懂事的时候起,别的孩子就说我傻,可是我不承认,我不傻呀!可是后来,就连我妈我爸都说我有点傻,我就以为我真的傻,可是我不甘心,直到我十八岁那年,什么事也干不好,队长,其它我不傻,为了让他们知道我不傻,我就去偷了一家商店的东西,可是我却被抓住了,那个时候,我死了心,知道自己真的傻,我没有能证明我有一件事是成功的,可是,可是……”这时的江明河已经哭得泣不成声,我更是云里雾里的,不知道他到底要说什么,半天他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继续说:“可是,就在那年,我进监狱的那年,你让我擦皮鞋,你说我擦得皮鞋最好,最亮从来没有人能比过我,你知道我当时兴奋成什么样吗?我几天几夜都没睡好,知道自己竟然也能做成功一件事,而且没有人能比过我,说明我不傻,从哪以后,我真的就觉得自己行了,后来,我出狱了,本来想感谢你的,可是我还没有能力来感谢你。几年后,我尝试的小生意成功了,那个时候,当我失去信心,觉得自己不行的时候,我就想你那句话,没有人能比我擦得更好,于是我就坚持下来了,我成功了。十几年后,我真的成功了,有了自己的公司,就是你那句话,让我一直坚持着走到了底,才会成功,这三十多年来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你,可是我一直在忙,直到我躺在床上,我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来报答你,您就让我再一次为您擦一次皮鞋吧!”

那天,许久不能下地的江明河下了地,他为我擦皮鞋,擦得是那么认真,擦得依然是那么亮,我的泪水模糊了双眼睛,当泪水滴下的时候,江明河的手不动了,依然保持着擦鞋的姿势,我一把把他紧紧的抱在怀里,抱得是那么的紧,那么的紧。

下一章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