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古言误入敌营:腹黑王爷极品妃

第45章 又来争夺虎符

这该说的基本都说了,这年夜饭就显得安静了。立景帝几次想要说话,都不知该说些什么,他唯一想问的就是宋朗的婚事。

米洣发现叶萝虽然饮酒吃菜,却目光有意无意总往骆昂身上飘去,只是骆昂看着她的时候,她又看向了别处。既然相爱又何须这般别扭?米洣想也不想,就是一声:“王妃,上次你送我的书,还有些地方不懂,待会我们花园之中再做探讨如何?”

随意地点头,叶萝继续喝酒。

骆哲知晓米洣乱说,定是有什么计谋,他故意问道:“什么书?不懂的地方,我告诉你。”

米洣一推骆哲,对着骆昂拼命眨眼,她道:“这是我们女人之间的事情,不要参合,对了,宋朗郡主也不能来哦,因为这是成了亲的女人的事情。”

见米洣这话说得乱七八糟,众人也没觉得多少意思,米洣说话没有分寸,这众人早就见识过了。

饭后,立景帝让众人在宫中住下,说是以便明早道贺新年之喜。叶萝一人去了米洣指定的地方等待,却是半天不见人影,而之后走来的竟然是大皇子骆昂!

“你怎么来了?”像是看见了讨厌之人,叶萝转身就走。

“叶萝!是米洣让我来的。”骆昂拉着叶萝,站在她的身后,声音略显温和,“席间,米洣向我眨眼,我开始以为她眼睛抽痛,但想着你们二人见面,我应该也有机会见见你。我在这里等了半天,不见米洣过来,我才明白,她是在为我们制造机会。”

轻哼一声,叶萝真不知道是不是该感谢米洣这个好姐妹。抽出手,淡淡说道:“人,你也见到了,我走了。”

身体猛地向后倒去,一下子就入了骆昂的怀中。骆昂说:“叶萝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我真的好想你……”

一句“好想你”就将叶萝所有的怨气全部消除。女人爱上了男人,无论伪装得多好,终究还会屈服。叶萝忍不住叹气,她又何尝不想他呢?宴席之上,看着他身边的大皇子妃,叶萝心中何尝不是痛苦?

轻轻将叶萝搬过来面对自己,骆昂的大手抚过她脸上的肌肤,细腻而柔软,他问:“冷吗?”

叶萝摇了摇头,靠在骆昂肩上,她道:“为什么,我们相爱却不能在一起,每次只能这般见面……”

心疼地揽紧叶萝,骆昂说:“相信我,很快的,很快我们就能在一起了……”

难得相会的男女紧紧相拥,恨不得将对方揉进自己的身体,骆昂几乎跳过了亲吻,直接去扯叶萝的裙摆,动作焦急而粗鲁,就像多日未曾进食的野兽,看见美味,只想着吞下肚中,而忘记了细细品尝美味儿。

叶萝因为疼痛而哼叫一声,骆昂这才放轻了动作,小心翼翼地吻着叶萝。天空忽的飘起了小雪,白色的雪花落在两人身上瞬间即逝。

远处的米洣趴在花坛之后,脸红地从腰间抽出一支绑了绳子的小钩子。她已经清清楚楚看见虎符就挂在叶萝半敞的衣服间。

挥动小钩子,用力一甩出去,再巧妙地用上腕劲儿,那虎符就被勾住,米洣再一提,小钩子连同虎符一并到手!

没错,米洣就是设计让叶萝和骆昂见面,再趁着他们疏于防范的时候,将虎符偷到手中。只是米洣没有想到,她每次都能撞见别人缠绵,这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呀……

才将小钩子收好,身后就传来一声:“你在干什么?”这声音温润低沉,就像情人之间的玩笑。

米洣一个发抖,转身看去,还不忘将虎符紧紧握住。只见骆哲一脸笑容站在面前。

“你,你不是睡着了吗?”米洣大惊,她可是等骆哲睡着了,才跑出来的哇。

“没有你在身边,我又如何入眠呢?”骆哲双手一环,就将米洣抱在怀中,他问,“你在这里看什么呢?”

“没,没什么。”米洣慌忙用身体挡住骆哲视线,“那你找到我了,我们回去睡觉吧。”

“等等,那边好像有什么声音。”骆哲伸着脖子看去。

“哪有啊,是虫子,虫子在叫。我们回去了。”米洣拼命用脸遮挡骆哲的视线。毕竟叶萝和骆昂的这种事情被人发现了不好。

“那好吧,我们回去吧。”骆哲下一句话一转,就起身回去。

米洣愣了半天,这么容易就回去了?只是回神的时候,猛然发现手中虎符不见了啊!

三两步追上去,米洣一个飞身,就将骆哲压倒在地。你娘的!敢偷我的虎符!米洣二话不说,对着骆哲的唇就亲过去,同时手脚并用,就对着骆哲的双手。哪只手偷的,给老娘伸出来!

这米洣是费尽了多少心思啊,好不容易这虎符再次到了手中,怎么能拱手让人呢!米洣牟足了劲儿,去掰开骆哲的双手。

只是这骆哲哪里是笨人呢?早就明白米洣的意图,他握着虎符的那只手上下左右摆动,就是不让米洣碰着。

无奈之下,米洣心中暗吼一声,老娘豁出去了!双手一扒狐裘,连同肚兜都给解开了,娘啊,冻死人了!这美人计真不好使啊!

果然,骆哲就中招了,抱着米洣的身体专心攻击,米洣顺手就握住了骆哲握着虎符的手。只是不等米洣一个高兴,骆哲的这只手就是一扬,接着一声清脆,那虎符就被他给丢了出去!

米洣能听见,叶萝说:“虎符怎么掉地上了?”

骆昂说:“别管它,叶萝,专心点。”

苍天大地神哦!怎么能这样啊!

她米洣只要一遇到骆哲,准没好事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