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古言误入敌营:腹黑王爷极品妃

第46章 女人的口舌之快

翌日清晨,众人皆向立景帝请安道贺新年之喜,小公主骆落尤为欢快,她说昨夜梦见仙人指引,不久将会怀上龙孙,因此想去城外万善寺祈福。

立景帝听了当即允诺,还挑选了十五这个好日子,众人一起祈福。

之后,三位皇子被立景帝留下,说是询问贪官污吏之事,希望骆昂汇报详细情况,骆哲骆晨一旁听着。

走出来的众人皆比比散去,但唯独大公主骆听一人还在徘徊,她也想知道立景帝和三个皇子到底说了些什么?若是政事,她也想参与。

其实骆听心中清楚,当年立景帝将她嫁给罗武督有一半的原因就是不想她参与太多的政事,毕竟骆听是个女儿家,哪有女儿家整日挂念皇权的?

可是骆听就是不甘心,同为皇帝子女,为何女子无权登上地位!只要有才干,能够治理国家,男女有何区别!她骆听不管用上什么手段,定要当上这兀朝的第一位女皇帝!

双手紧握着,带不甘愤恨离开。骆听让罗武督和骆落先行回去,身边只跟着云湘一人。云湘明白主人的心情,但身为下属及婢女的她无权过问。

这皇宫之中一眼望去无边无际,甚至走到某处,还有不认识的嫔妃,不过此时,大公主骆听一抬头就看见米洣正和安贤王妃说笑聊天。

大步过去,骆听笑得十分讽刺:“近日听说你俩关系非常之好,我还在奇怪呢,这米洣姑娘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怎么就和安贤王妃交上朋友?”

看见大公主,米洣就是抖三抖!主人啊!怎么办?要不要下跪行礼?米洣乱成一团,连眼睛都不敢抬一下。倒是叶萝说话毫不客气:“怕是大公主听多了传说,真伪都难辨别了吧。还有,米洣已经是二皇子的人了,您直呼她‘姑娘’似乎不妥呢。”

见叶萝帮自己说话。米洣感激的心情都给忘记了,主人您千万不要怪罪我啊!

瞟一眼米洣那没出息的样子,大公主笑道:“是啊,我都给忘记了,你现在是二皇弟的妾室呢,二皇弟平日怎么叫你?爱妾?”

米洣低头不发一言,身边叶萝继续代为回答:“这房中之乐大公主也是知晓,夫妻之间称呼何其多,宝贝,亲亲,心肝儿,恐怕二皇子叫的可多了。啊,我倒是忘了,驸马爷近日独宠小公主一人,小公主都梦见仙人指引了,大公主怕是多夜孤枕难眠,变得不像女人了吧。”

“你……”云湘按耐不住,简直想要拔剑!她的主人何曾受过这般侮辱!就连低头不语的米洣,都不知道颤了多少下!

主人啊,这真和我没关系……

骆听不在意,唇边任然勾着笑,她道:“孤枕也好,一人也罢,总比只有每逢喜庆之日才能偷偷相会的二人好些,最起码光明正大!你说是不是啊,安贤王妃?啊,不知道大皇兄昨夜可休息好了呢?”

“大公主您这般关心,直接去问你的大皇兄不就好了。对了,这小公主即将身孕,怕是到时候大公主您要端茶送水好生伺候了。”叶萝也笑着漂亮。口舌之快,她又怎会吃亏?

“端茶倒水倒是无碍,只要罗家有后,骆听受点委屈也无妨。倒是安贤王爷宋家只有宋朗一个呀,这女子终归是要嫁人。早晚也是别人家的,王妃,您好自为之吧。”不轻不重带过一句,骆听又看向米洣,她道,“米洣姑娘,哦不,米洣小夫人,本公主想和你单独聊聊,不知道可否啊?”

叶萝轻笑,却见米洣那头点的就叫做一个迫不及待啊!

看着叶萝远去,米洣“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主人饶命啊!”

骆听懒得搭理,只是一挥袖,长袖划过米洣头顶,那一瞬,后者以为自己就要死了。

“米洣,你真是好本事啊!找了骆哲这个靠山,就把本公主的命令当做耳旁风了!”骆听大吼一声,气愤十足!

“米洣不敢,米洣不敢!米洣一生为主人效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几乎是连头都不敢抬,米洣全身都在颤抖。

“不敢?你还有什么不敢!”骆听从袖中甩下一叠字条,厉声喝道,“本公主让你时刻传递骆哲的事情,可是你传的是什么!‘骆哲整日书房,未出半步’‘骆哲今日出门,不知作何’‘骆哲喜吃虾仁’‘骆哲精力旺盛’!这些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米洣一点一点儿将这些字条捡起,她,她也不想啊,可这不是没有办法么。她既不能不听主人的命令,又不忍上好骆哲,更何况,她真的不知道骆哲去做了什么,她写的也都是事实啊,尤其是骆哲精力旺盛,这是她亲自考察过的……

好半天的,大公主像是缓过气来,她缓缓说道:“米洣啊米洣,你太让我失望了,你真是没有再做细作的资格了。”

听见这话,米洣全身都是激灵,当即想也不想,几乎是本能地袖中飞出细针,落荒而逃!

云湘挡住细针,确保大公主安全之后,米洣已经跑到远处,正和宫女太监同步行走。

“主人,要我去杀了她吗?”云湘等待骆听的指示。

看着米洣假装和宫女太监很友好的样子,却丝毫不敢往这里看过来,骆听折断一根树枝,淡淡道:“不急,十五万善寺祈福有的是机会。”到时候神不在的鬼不觉,不仅仅是你一个米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