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城短篇身边的那些美

第3章 柘溪有座桥

中秋前夕,风和日丽。

接到电话的时候心里便微微有些激动。柘溪的天桥,这个地方在妹子的照片里看过了不知道多少次,却无缘得见。

其一是不知路途,名气也不是很大,找不到路径;其二则是本人有些懒惰,没有同伴的话很少一个人出行。

激动,是因为有人带路。唔,还是个漂亮妹子,那是不用解释的。

电话中被接连催促了几次,好在在第三个电话的时候哥们到了集合地。三个人,两个妹子加上哥们。其中一个认识好几个月,算是好朋友吧;另外一个年龄不大是那朋友的小伙伴,估计也就十来岁的模样。

说天桥,其实是一座吊桥。这种桥在我的生活中从来没有出现过,哪怕见过也是在网上,一些图片中看到过。当然,记忆最深刻的莫过于“泸定桥”了,上学的时候便有《飞度泸定桥》的课文。

说老实话,哥们有点恐高。真的,哪怕站在三四层楼都不敢往下看,有时候甚至会怀疑楼层突然倒塌。

踏上吊桥,心情自然不用说。一步一步小心翼翼,不敢走得太快。吊桥桥面和水面相隔七八米,让恐高的我有些担心,再加上那桥居然还会微微晃动,让我更加不敢放肆了,虽然有木板铺着,可心里的阴影不是木板可以阻隔的。

得,到了桥中央的时候噩梦来了,那妹子居然在桥上摇晃起来。而且两个人一起摇晃,看她们那欢乐的模样,笑颜如花。我心里那个忐忑啊,别提多难受了。仅仅走上去都有些双腿发软,何况还是桥在晃动。

“别摇了,要是哥们手机掉下去了,别怪哥们发火啊!”为了掩饰心中的那一份男性自尊,不得不找出这么一个蹩脚的理由。当然,手机也却是在手里,拍拍照啊之类的。

如果没有体会过,或者不害怕的人一定不会感觉到。那一刻晃动的不仅仅是桥,还是我的心。

两姑娘或许在这里玩多了,也或许天生胆大。居然没有丝毫的胆怯,让哥们我一个大男人情何以堪。见她们双腿居然透过栏杆伸出,在桥外面摇晃,哥们心里那个担心啊,别提了,生怕一个不稳,那娇小的身躯从缝隙间漏过去。

在来的路上问过姑娘,问她为何那么着急。知道她因为要赶着回家吃鸡肉,便问了句你们怎么还不会去。

“你一个人不会很无聊么?多陪陪你,晚点回去吃饭!”

姑娘的回答说实话真的让我很感动,不过总不能耽误人家吃饭啵?于是便道:“你们先去吃饭吧,待会儿再来。”

于是,姑娘离开了,哥们走过天桥。一个人闲得无聊,往村落里走去。脑海中总幻想着这里会出现一片古色古香的建筑,一个另外的桃花源。

途中还有一对夫妻。哥们话痨,闲扯了几句。他们问我是否一个人过来,我说有两个朋友,他们吃饭去了。

还别说,这一路过来,风景真不错。河边碧波荡漾,岸边又有山林碧翠,偶尔路过一个口子居然还有清泉从山顶留下,冰冰凉凉。

幻想中的桃花源没有出现,却也别有一番风情;路还是泥路,没了水泥路的生硬倒更亲切,偶尔还能听到几声或远或近的狗叫。其中一处地方特别有趣,明明不是花从,却聚集了整整上百只蝴蝶,那些蝴蝶也不是五彩斑澜,而是那种主色偏黑型,数量多得让人咂舌,聚在一块委实壮观。

闲逛了一段,看看时间,已经半个小时过去,猜想朋友也该回来了。

途中看到一些植物,那植物叫不出名字。不过小时候玩过,最喜欢弄几颗搞到手上,通红通红。

一时间哥们童趣大起,便自己弄了几颗。双手鲜红,就像个杀人犯似的。还别说,当时真有这种想法,回去便吓那两个姑娘,说自己杀人了,看他们有何动静。然后叫他们给我拍个杀人犯的造型,想想心里都微微有些激动。

微风吹过,蒲公英在飞舞。

哥们那喜新厌旧的坏习惯又来了。也顾不得手上还红红的,便直接拿着手机拍起了蒲公英,还别说拍出来的效果真不错,挺漂亮。

回到天桥的时候已经三点左右了,左右看看,姑娘们还没有回来。

百无聊赖,一个人坐在桥上。虽然不是夏日,却因为走了那么多路,而且太阳的阳光一直照射,还是微微有些热。一个人倚着栏杆,坐在天桥中央,玩起了自拍,一个人倒也自得其乐。

拍了十几分钟的照片,实在无聊。便干脆拿出手机,一个人倚着栏杆盘坐,静静的听着音乐闭着眼睛,扮起了道士。感受着空中的温度,和那偶尔飘过却不易察觉的微风。

还别说,虽然哥们的小伙伴不在。但是过来游览的人真不少,那段时间哥们便接待了四五波。

说“接待”这个词还真没错。

我在桥上待了那么久,自然也发现一些问题。桥上有的栏杆处断裂了,还没接上,扶着的话反而危险。

有些游客跟我一样胆小,不敢走过天桥。

于是便出现这样一幕幕。

“不要扶栏杆,有些地方断掉的,扶着反而危险!”

“不要怕,往前走,不看下面,看前面!”

“没事,不用担心摇晃。就跟坐船一样就好了。”

……

此时的哥们俨然成了一个导游。

有人的时候便稍微解说一下,没人的时候便一个人静坐。

音乐停了,依然在静坐。槟榔渣居然不小心掉落,落入水中,隔了一段时间才听到落水的声音。顺着声音看去,水波荡漾,还有些鱼儿在欢呼的雀跃。

时间匆匆,眨眼便到了四点多。一看姑娘们还没有过来,心里有些担心,不知是否骑车出了意外什么的。

一个电话拨过去,电话接通,那头的姑娘给我一个吐血的回答。她居然在打牌,我问她还来不来,她说要上班了,要回城区了。

无奈,我也只得骑车和她汇合,一同踏上归路。